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原司长柳拯任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

图片来源:中国网

民政部党组机关报《中国社会报》近日公开的新闻报道披露,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原司长柳拯已改任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一职。

1月6日出版的《中国社会报》在刊发柳拯题为《以制度建设为核心 努力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组织发展之路》的署名文章时,将其职务标注为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披露了柳拯职务调整变动的信息。

柳拯长期在民政部工作,曾任民政部人事司(社会工作司)副司长、民政部社会工作司司长、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司长等职务。

社会组织管理局(社会组织执法监督局)是民政部内设机构,职责为:拟订社会团体、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等社会组织登记和监督管理办法,按照管理权限对社会组织进行登记管理和执法监督,指导地方对社会组织的登记管理和执法监督工作。

此前,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由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詹成付兼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柳拯此次职务变动调整消息披露之前,官方公开新闻报道披露,刘涛已担任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司长一职。

民政部社管局局长柳拯:以制度建设为核心,努力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组织发展之路

来源:2020年1月6日《中国社会报》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时间特殊、主题重大、成果丰硕、影响深远,是我们党的发展史上又一个重大里程碑,对于进一步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战胜各种风险挑战,确保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影响。认真学习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深入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要求,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各级党委政府、各部门各行业必须完成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也是全国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机关义不容辞的一项重大政治责任。下一步,围绕中国特色社会组织发展之路,实现社会组织高质量发展,需要重点做好四方面社会组织管理工作,即“围绕一个核心”“把握两个重点”“处理好三方面关系”“强化四方面服务”。

围绕一个核心,即制度建设。这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核心内容,也是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组织发展之路的根本保障。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重点坚持、改革和完善十方面社会组织管理制度:

一是要完善党领导社会组织的制度,尽快推动建立从中央到地方的社会组织工作协调机制,继续抓实抓好社会组织党的建设,全面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

二是要尽快出台社会组织法律法规,积极推进《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制定修订工作,研究制定行业协会商会等单项法律法规,适时启动《社会组织法》的研究起草。

三是要适时推进社会组织民主协商制度建设,根据党中央总体安排部署,择机出台社会组织协商民主政策。

四是要逐步完善直接登记和双重管理并存的混合型登记制度。

五是要加强社会组织去行政化制度建设,加快完成行业协会商会脱钩改革,研究提出公益慈善类、科技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去行政化举措,克服社会组织行政化倾向。

六是要加强社会组织监管制度建设,建立健全直接登记和脱钩社会组织的综合监管体制,完善年度检查、年度报告、举报处理、抽查审计、重点检查、信息公开、信用监管、自律监管、大数据风险预警等监管手段,加强社会组织风险防范化解工作,规范和维护社会组织发展秩序。

七是要加强社会组织执法监察制度建设,加大对违法违规社会组织和非法社会组织查处力度,营造良好的社会组织执法监察氛围。

八是要加强社会组织培育发展制度建设,完善财政资金、税收金融等方面政策支持力度,健全完善人才政策,优化社会组织发展环境。

九是要推动“互联网+社会组织”制度建设,强化社会组织科技支撑,提高社会组织管理服务的智能化水平。

十是要加强社会组织自身制度建设,引导社会组织健全内部运行机制,推动社会组织成为权责明确、运转协调、制衡有效的法人主体,加快形成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体制。

把握两个重点,即积极引导发展和严格依法管理。这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组织发展之路,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两项重点工作,也是必须坚持的两个基本原则。

一方面,要积极引导社会组织发展,用好政府转移职能、购买服务、税收优惠、人才保障、孵化服务等“指挥棒”,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和行业协会商会在管理社会事务,尤其是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和自律功能。

另一方面,要依法严格社会组织管理,坚决打击危害社会稳定的非法组党结社活动,严肃查处社会组织违法非法行为,维护社会组织良好发展秩序。在努力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社会组织发展之路的艰辛实践中,这两手都要有,而且都要硬,都需要在一个较长时间段内实现动态平衡,同时要根据时、度、效,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现实环境、不同发展阶段实事求是地确定“两手抓”的用力程度和主攻方向。

处理好三个关系,即组织领导和政治领导、控制和引导、管理和服务之间的关系。这是促进中国特色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必须处理好的基本关系,也是建构中国特色社会组织领导体制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

一是要处理好组织领导和政治领导之间的关系,一方面要尊重社会组织的法人主体地位,党组织除对脱钩和直接登记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履行政治审核把关职责外,没有直接选拔任用社会组织干部的职能,不会对社会组织进行直接的组织领导;另一方面又要通过加强和改善社会组织党的领导,制定和实施正确的社会组织路线、方针和政策,监督社会组织遵守法纪与道德规范,确保社会组织发展的正确政治方向。

二是要处理好控制和引导之间的关系,一方面要通过政治引领、法律规制和制度规范,保证社会组织沿着中国特色社会组织正确发展方向进行“利益表达、政治参与和社会监督”;另一方面又要通过政策支持、项目发展和环境营造等措施,引导、发挥社会组织在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际交流交往中的独特功能作用。

三是要处理好管理和服务之间的关系,一方面要高度关注社会组织发展变化特点,根据实际需要审慎稳妥、分类推进社会组织培育发展,使各类社会组织按需设置,加快实现社会组织管理从外延扩张向内涵深化方向转型发展步伐;另一方面,要通过制定实施有利于社会组织发展和作用发挥的政策,特别是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党组织战斗堡垒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等措施,进一步增强社会组织服务功能,积极引导社会组织开展自我教育、自我约束、自我监督、自我服务,从而实现社会组织的自我良性发展。

强化四个服务,即服务国家、服务社会、服务群众、服务行业。这是中国特色社会组织的基本功能定位,也是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服务国家”,指的是社会组织要秉承国家利益至上原则,在国家战略布局和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需求中找准坐标方位、找准服务的结合点和着力点,承担好党中央交给社会组织的使命和责任。

“服务社会”,指的是社会组织要在创新社会治理、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秩序、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公益慈善事业、提供公共服务、扩大就业渠道、保障和改善民生等方面,提供政府难以提供也提供不好、市场又不愿意提供的生产性、生活性、生态性以及社会性服务。

“服务群众”,指的是社会组织要做党和群众之间的桥梁与纽带,多为群众办好事、解难事,维护和发展群众利益,不断增强自身影响力和感召力。要倾听群众呼声、反映群众意愿,把党的决策部署变成群众的自觉行动,把党的关怀送到群众中去。

“服务行业”,指的是发挥行业协会商会等社会组织在服务企业发展、规范市场秩序、制定行业标准、维护会员权益、反映行业诉求、调节贸易纠纷等方面的功能作用。

强化“四个服务”是中国特色的社会组织发展之路的内在要求,也是中国特色的社会组织肩负的光荣职责与使命。搞好四个服务,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广大社会组织管理者和从业人员提高政治站位,增强国家意识、全局意识和制度意识,更加注重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需要提升专业素养和制度执行能力,提高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的质量和水平;需要锤炼过硬作风,弘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以钉钉子精神抓好服务落实,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自觉把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战略转化为践行职责使命的实际行动与效率效益,使中国特色的社会组织成为一支让党和政府放心、让人民满意、让社会和谐的重要力量。

(作者系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

【旧闻重读】民政部社工司副司长柳拯:加快推进专业社会工作发展

人民日报 2012年04月25日 记者 潘跃

社会工作是一种帮助人和解决社会问题的工作。它帮助社会上的贫困者、老弱者、身心残障者和其他不幸者,预防和解决部分因经济困难或生活方式不良而造成的社会问题;开展社区服务,完善社会功能,提高社会福利水平和社会生活素质,促进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就我国专业社会工作发展现状、面临问题和推进思路等问题,记者近日采访了民政部社工司副司长柳拯。

专业社会工作发展迅猛

记者: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第一次从中央层面做出建设宏大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决策部署后,我国专业社会工作取得了哪些重要进展?

柳拯:在发达国家和地区,专业社会工作已有100多年的发展历史。在我国,专业社会工作起步较晚、但发展很快,尤其是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以来,我国专业社会工作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一是专业队伍不断壮大。目前,全国258所高校开设了社会工作本科专业,60所高校和科研院所开展了社会工作硕士专业学位教育,每年毕业学生近2万人。同时,通过职业水平考试,产生了5万多名持证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目前,全国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达20余万人,已成为我国社会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

二是服务平台不断拓宽。近年来,国家加大了社会工作岗位开发力度,已开发了6万多个社会工作岗位。其中,在民政类事业单位开发设置了1万多个社会工作岗位;在城乡社区开发设置了4万多个社会工作岗位。此外,指导和鼓励各地加大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培育力度,发展了700多家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发挥作用提供了重要平台。

三是实践探索不断深入。2007年以来,民政部在全国165个地区和260家单位开展了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试点,形成了以上海为代表的政府与社会组合发展模式、以深圳为代表的社会组织运作为主的发展模式以及以江西万载为代表的政府运作为主的发展模式。这些经验模式,为在全国范围内推进专业社会工作提供了重要示范与参考。

四是服务成效不断显现。近年来,各地积极引导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重点围绕城市融合、灾后恢复重建、新农村建设、劳资关系与医患关系调解等问题,开展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汶川地震发生后,全国2000多名专业社工迅速赶赴灾区,协助当地政府开展灾民救助、心理疏导、生计发展以及社会支持体系建构等工作;广东东莞专业社工积极介入城市流动人口服务,协助广大“新莞人”尽快融入当地社区,实现户籍人口与外地人口的和谐共处。专业社会工作人才在优化社会服务、创新社会管理、促进社会建设方面的作用正逐步显现。

政策框架初步形成

记者:政策制度是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核心环节,是发展专业社会工作的重要保障。目前我国出台了哪些政策规范鼓励专业社会工作的发展?

柳拯:为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中央有关部门出台了不少政策,地方也探索建立了一系列政策制度。从中央层面看,2010年4月中央颁布的《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将社会工作人才提升为国家六支主体人才队伍之一,确立了社会工作人才在我国人才发展大局中的重要地位。2011年10月,中央18部门和群团组织发布了《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2012年3月,中央19部委和群团组织又发布了《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意见》和《规划》,是我国专业社会工作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其发布实施奠定了我国专业社会工作发展的制度基础。同时,2006年以来,民政部等部门围绕社会工作职业水平评价、登记管理、继续教育、岗位开发设置和民办社工服务机构发展等环节出台一系列专项政策。在地方,北京、上海、广东等地也相继出台了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政策措施。目前,我国综合政策与专项政策相衔接、中央政策与地方政策相配套的专业社会工作政策框架初步形成。

今后重点抓好四项建设

记者:专业社会工作在我国作为一项新兴事业,现在还面临哪些问题和挑战,今后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柳拯:专业社会工作面临的问题主要表现为:一是政策还不健全。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发展、社会工作岗位开发设置、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培育监督等方面的全国性专项配套政策较少,专业社会工作的资源投入规模较为有限。二是发展还不平衡。专业社会工作资源在地域、城乡、业务领域和服务机构之间分布不均,发展的速度、结构、数量和质量差别明显。三是基础还不扎实。突出体现在我国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总体规模较小,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占总人口2‰至5‰的比例差距较大,现有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综合素质和职业能力也有待提高。

今后一个时期,要进一步加强对专业社会工作的组织领导,以保障改善民生、服务社会建设、促进和谐稳定为目标,以职业化、专业化、标准化、本土化、时代化、大众化为导向,加快推动专业社会工作发展,重点需抓好四方面建设:

抓好政策体系建设。围绕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培养评价、选拔使用、流动调配、激励保障和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培育监督,研究制定相关政策制度,建立健全专业社会工作政策体系。

抓好组织网络建设。围绕专业社会工作行政管理、行业管理、教育研究、服务提供和专业督导等关键环节,建立健全组织网络,形成上下贯通、左右互连的网络体系。

抓好人才队伍建设。围绕专业社会工作当前和长远需要,重点抓好社会工作管理人才、服务人才、教育与研究人才队伍建设,形成专兼结合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发展格局。

抓好体制机制建设。围绕专业社会工作的主体、政策、资源、人才、服务等重要方面,建立健全环环相扣、运转流畅的体制机制,形成专业社会工作制度建设与事业发展的整体合力。

编辑:李福滨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原司长柳拯任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