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新婚夫妻婚姻辅导案例

一、案例背景

小H性别
30籍贯广东广州
化妆品微商代理兴趣爱好健身、购物
序号姓名与案主关系年龄职业是否同住备注
小A夫妻32广告公司职员1)广西人,爱看球赛2)爱玩手机游戏3)特定话题非常健谈
老D父子62农民广西人,中风偏瘫多年
老J母子60农民广西人,家庭主要照顾者
大M姐弟//广西人,已婚,并育有孩子
案主最近因被家婆多次催生孩子,但丈夫依然不配合、夫妻感情疏远等问题而主动来社区求助主诉问题1)面临个人焦虑和无助的心理困扰问题2)面临个人在夫妻沟通技巧不足的问题
1)和丈夫关系疏离,但仍很爱丈夫2)和家婆关系一般,少有冲突3)和家公关系疏离,少有直接交流4)和丈夫姐姐关系一般,少有冲突居住环境居住在小区商品房

二、评估与分析1.家谱图及问题分析

婚姻评估类别婚姻评估说明婚姻评估分析
基本条件1)身体发育:正常,无营养不足现象2)躯体疾病:无既往病史,身体健康对形成婚姻关系提供了良好的生理基础
成长经历1)影响特别大的事件:无2)没有遭受性暴力、严厉的惩罚、被忽略、被鄙视等创伤性经历对形成婚姻关系提供了良好的心理基础
婚姻来历1)吸引双方走到一起的特质:丈夫憨厚、踏实、单纯,案主年轻、热情和体贴2)在婚姻关系的早期,双方对另一半的期待:① 案主对丈夫的期待,善待自己、忠于自己② 丈夫对案主的期待,孝顺父母、支持自己3)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期待的改变:① 案主对丈夫的期待有改变,还要多陪伴自己② 丈夫对案主的期待无改变4)在工作、经济、性、门第等方面:① 案主对丈夫的工作方面很一般,抱怨丈夫的工作时间太长② 案主对丈夫的经济方面很一般,认为丈夫在赚钱上中规中矩,挣不了大钱③ 案主对丈夫的性方面很勉强,结婚两年以来,丈夫经常在公司加班加点,以致很晚回家,结果案主夫妻长期维持着无性婚姻的状态④ 案主对丈夫出身农村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一般的门第方面表示接受;丈夫对案主出身城镇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一般的门第方面表示满意——案主夫妻更多的是互补互惠的状态1)高功能的案主、低功能的丈夫,彼此形成高功能与低功能的夫妻互惠模式,陷入了失功能的婚姻状态2)易在婚姻关系中融合的案主,如习惯性地抱怨丈夫、委屈自己,反映出案主的自我分化水平较低,以致更快速地在婚姻关系中增加焦虑,变得自发地渴求与丈夫产生更紧密的联结,但这反而打破了案主婚姻关系中的平衡和舒适状态3)由失功能婚姻状态带来的三角关系:① 当焦虑在婚姻关系中持续增加、使得案主和丈夫都感到不平衡及不舒适时,他们便自发地需要第三者来接收这份焦虑,从而形成了一个个三角关系② 对案主而言,她需要的第三者是自身某种更强烈的心理困扰,以此来覆盖掉来自婚姻关系中的持续焦虑(情绪张力)③ 对丈夫而言,他需要的第三者是来自高强度的工作和高宣泄的兴趣爱好,以此来消解掉来自婚姻关系中的持续焦虑(情绪张力)
婚姻旧账1)使得这些婚前关系终止的因素:无2)婚前的其他关系或婚姻/孩子:无/
代际界限案主丈夫在与案主负向的关系相处方面,与其母亲和姐姐负向的关系相处方面十分相似,即案主丈夫在其原生家庭中由于偏瘫父亲在丈夫/父亲角色功能上的长期缺位,以致案主丈夫对包括案主在内的、身边的重要女性缺乏正面的互动经验和情感联结代际界限因素对案主婚姻关系的影响:① 案主夫妻现在不满意的婚姻关系可能受到案主丈夫的父母冲突的婚姻状态和互动模式所影响,即高功能女性与低功能男性的夫妻互惠模式在案主夫妻的婚姻关系、以及案主丈夫的父母的婚姻关系中反复上演② 案主夫妻现在不满意的婚姻关系可能受到案主丈夫与其强势母亲既融合又冲突的亲子状态和互动模式所影响,即高功能母亲与低功能儿子的亲子互惠模式在案主夫妻的婚姻关系中反复上演③ 案主夫妻现在不满意的婚姻关系可能受到案主丈夫与其能干姐姐冲突式比较的姐弟状态和互动模式所影响,即高功能姐姐与低功能弟弟的姐弟互惠模式在案主夫妻的婚姻关系中反复上演
社会文化背景1)爱情观① 丈夫:高忠诚、低亲密、低激情(空爱)② 案主:高忠诚、高亲密、低激情(相伴的爱)2)婚姻观① 丈夫:重视婚姻内的稳定和尽责② 案主:渴求婚姻内的联结和欢爱3)人生的优先次序① 丈夫:工作>自己>父母>夫妻(案主)② 案主:夫妻(丈夫)>自己>工作>丈夫父母4)家庭的主流观念① 丈夫:男主外、女主内;重亲情、轻感情② 案主:共同分担家庭事务,看重感情和独立1)国内主流的婚姻家庭观念对案主夫妻不同的家庭—社会角色期待和规范:① 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分工运作模式② 推崇重视亲情、忠诚和责任的夫妻相处之道(忽视伴侣间的亲密和激情)③ 强调家和万事兴(回避冲突),提倡女性回归家庭、男性成为家庭的顶梁柱2)对案主和丈夫在婚姻家庭中定位和自身发展的影响:① 丈夫看重自身的价值感,通过努力工作赚钱来证明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去支撑和实现围绕自己和妻子的家庭梦想——也就是丈夫将致力于改善家庭外部的物质条件视为自己对妻子最大最深的爱② 案主重视自身的存在感,通过默默地为家庭付出来彰显自己对丈夫的影响和贡献——也就是案主将极力追求婚姻家庭内部的美满形象视为自己对丈夫最大最深的爱

2.介入思路的分析在本个案中,由于案主在婚姻中习惯性地抱怨丈夫、委屈自己,造成了婚姻关系的融合及焦虑(情绪张力)的持续增加,以致案主变得自发地渴求与丈夫产生更紧密的联结,但这反而打破了案主婚姻关系中的平衡和舒适状态,导致案主和丈夫不自觉地形成了高功能与低功能的夫妻互惠模式,并演变成一种失功能的婚姻状态。
在这样的婚姻情境下,反而会让案主和丈夫牵扯到第三者来消解掉当前婚姻关系中的持续焦虑和失功能状态,结果是加剧了案主自身某种强烈的心理困扰的固着和维持,令案主在婚姻中经常出现无助感的现象。

因此,要想促使案主心理困扰问题的改善,需跳出单纯消除问题症结的线性视角,将其困扰问题重新放到案主的婚姻关系/情境中去理解,着重从案主的自我分化水平、婚姻互动模式、婚姻意义的解读等方面入手,协助案主夫妻两人重建及确立婚姻关系的意义、引导案主夫妻彼此迈向健康和成长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3.介入目标

目标类型目标内容行动计划/方案
短期目标协助案主夫妻从心理困扰问题的影响中认识和觉察婚姻问题引导案主夫妻拓展对心理困扰问题的理解,即改变对问题的中心化描述
中期目标协助案主夫妻重建及确立婚姻关系中的意义通过对未来的展望来积极重构案主夫妻对彼此婚姻意义的解读
长期目标引导案主夫妻在婚姻中彼此迈向健康和成长引导案主夫妻学习新的相处模式和技巧,设法改变维持案主夫妻之间负面的婚姻互动模式


三、介入过程
面谈节选(一):概要版会谈开始,社工对丈夫的参与表示赞赏,并通过闲聊的方式来关心案主夫妻,向他们问及最近一周的生活情况。不过,案主和丈夫彼此之间却保持沉默,很少与对方有目光上的对视,会谈氛围较为沉闷。

社工对案主夫妻之间的沉默感到不解,于是问及案主丈夫这样沉闷的夫妻沟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案主丈夫一脸无奈地告诉社工,自从结婚后自己就觉得妻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妻子总是有事没事地要自己陪在她身边,这让案主丈夫感到无所适从。而坐在一旁的案主却满脸委屈,向社工抱怨起丈夫太迟钝、不懂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出于一个妻子对丈夫的爱和关心。

这个时候,社工留意到案主丈夫又变得沉默了,而案主仍然沉浸在一个人的诉苦当中。于是,社工用咳嗽几声的方式打断了案主的抱怨,用手示意案主看看丈夫现在的反应。有意思的情况是,当案主与丈夫有目光上的对视时,案主反而感到有些不自在,很快地便扭头看向社工。

接下来,社工就刚才案主夫妻目光短暂对视的情景问及他们对彼此的感受和评价。案主丈夫说道妻子平时在家里很少看着他说话,更多的是自顾自地发牢骚,让案主丈夫很难接近。而案主则谈到丈夫一回家就拿起手机刷微信、看视频,很少搭理她,这让案主感到无从靠近、很是抓狂。

然后,社工运用隐喻的方式来形容案主和丈夫之间隔着一堵摸不着、却感受得到的无形厚墙,并用应激性互补的方式指出妻子的抓狂造成了丈夫的沉默,丈夫的沉默造成了妻子的抓狂,没完没了。当谈到这里,案主夫妻双方都点头同意。

此外,社工运用积极赋义的方式来将案主夫妻之间这堵无形的墙的意义进行重构:这堵墙既是夫妻用来表明彼此的界限与隔阂,又是夫妻用来争取彼此的空间与标记。

只不过妻子习惯用诉苦的方式来向丈夫争取她的空间,而丈夫习惯用犯难的方式来向妻子争取他的空间;与其说是丈夫或妻子这个人有毛病,还不如说是他们在用向对方表达的方式有问题。

而当谈到这里,案主丈夫松了一口气,向社工说道自己其实并不是不想搭理妻子,只是自己真的不善于处理妻子的抓狂;如果就这样一味地迁就妻子,那只会让自己感到更多的憋屈。与此同时,社工留意到案主反而变得沉默了,看起来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随后,社工邀请案主和丈夫再次进行面对面地眼神交流,两人不用发出声音,并保持3分钟左右。于是,案主目光柔和地看着丈夫,而丈夫也面露微笑地看着案主。当会谈进行到这里,社工问及案主夫妻在这一刻的感受和发现。

案主告诉社工这一刻的眼神交流体验让她感觉很好,也开始明白自己不必总摆出一副愁眉苦脸来看着丈夫。而丈夫坦言这样的体验也让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和案主拍拖时的美妙感觉,也意识到他其实是可以笑着面对案主的。

在会谈的最后,社工分别给案主夫妻布置了需要他们一同完成的家庭作业。对于案主的家庭作业是,记秘密红账: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案主在和丈夫相处时,偷偷地用小本子记下丈夫相比以前的一些好变化和表现,有多少条就记多少条,但不要当面告诉丈夫,要等到两周后的下一次会谈时再来读给丈夫和社工听听。

对于案主丈夫的家庭作业是,在指定的时间里进行夫妻吵架:在接下来的两周里,丈夫在和案主相处时,每晚要在10:00—11:00这一个小时里和案主吵架,集中吵个够,但一定要准时,不能有一分钟的缩短或者延长。而听到这里,案主和丈夫不约而同地楞了一下,随后两人相视一笑,并对社工给他们夫妻布置的家庭作业感到好奇,双方表示也愿意回家之后尝试去做一下,看看效果如何。 面谈节选(二):逐字稿

社工:从上次见面到现在,你们觉得在夫妻相处上有哪些方面得到了改善?

案主:这段时间以来,我试着按照社工的建议偷偷地记下我老公相比以前的一些好的变化和表现,尽管刚开始时还有些不习惯,但后来我便慢慢地发现老公确实是有些改变了,譬如说他不会在指定的时间里和我吵架,更多的是冲我微笑,不说话的那种。

丈夫:是啊!这段时间我并不会像以前那样认为老婆很难靠近,反而觉得老婆现在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我们夫妻之间的相处不会像以前那样沉闷了。

社工:这真是好的进展!可否告诉我,从这次的经验里你们有什么样的心得?

案主(笑着说):换一种方式来对待老公感觉还不错。

丈夫:其实我觉得不用刻意地对我老婆说些什么,只要自己的那份心意让她感受到就可以了。

社工:嗯,听起来你们好像对彼此在这段时间里的表现都很满意,心里感到挺高兴。

案主(点了点头):是啊!

社工(转向丈夫):P先生,我之前听你老婆说你一直以来非常努力地挣钱养家,照顾家里的母亲和中风的父亲,能否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学到这样当一个丈夫的?

丈夫:可能是我妈吧!我妈在我小时候经常把家里人的需要都顾及得很好,每个人在家里有什么事情都关她的事。

社工:换句话说,你是在你母亲的影响下学会了怎样去尽责照顾家庭,对吧?

(丈夫点了点头。)

社工:那可否给我多讲一点,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你母亲的助手?

丈夫(若有所思):哎,我妈这些年来年纪越来越大,不像以前在家里那样每件事都能帮上忙。于是在我参加工作之后,就努力地去帮我妈分担下她的重担。

社工:那你有几只手臂?特别是在你结婚成家之后,你还能像哪吒那样变出三头六臂,来帮你母亲继续去处理家里的事情吗?

丈夫(沉默不语):……

案主(插嘴):听社工你这么说,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老公的妹妹,就像他母亲的一个女儿那样。

社工(对丈夫说):P先生,你同意你老婆的说法吗?或者这么说,你是怎么和你老婆讲起你在照顾家庭方面的难处的?

丈夫(有些犹豫):一个大男人跟老婆讲这些碎碎念,好像也不太好吧?

案主(有些无奈):我老公在家里就习惯那样扛事情,很少跟我谈心事。

丈夫:我明白我老婆的意思,她说我不需要对家里的每件事情负责,不是每件事我都能帮上忙。但这么多年来,我都做习惯了,我不觉得自己改变得了。

社工(转向案主):你帮助过你老公让他去考虑他自己成家后的需要吗?

案主(叹了一口气):唉,结婚之后我就跟他讲过这个问题几次了,但我还是没办法改变我老公。我老公会听我说,但总是意见接受、态度照旧,他一直在忙着处理家里让他放心不下的事情。

丈夫(摊了摊手):我爸妈都已经60岁了,身体又不好,需要我的照顾。现在我每周陪我妈去医院找专家复诊,感觉还蛮充实的。

社工(面向丈夫):P先生,那么谁来照顾你呢?

丈夫(沉默不语):……

社工:换句话说,你现在变成了你父母的拐棍,而不是你妻子的老公。

丈夫(思考了一会):那现在的问题是我做得不够好吗?

社工:问题不在该责怪谁。你们是一个很棒的家庭。当你做儿子的时候,你母亲教会你成为家里的好管家;而现在,当你做老公时候,你可能很难地从已经熟悉的管家身份一下子切换过来。

案主:是啊!老公你不只是你妈的乖儿子,还是我的爱人。现在我也非常需要你。

社工(对丈夫说):P先生,你现在又怎么去回应你老婆的这份期待呢?

丈夫(若有所思):嗯,我大概知道该怎么做了。

社工(转向案主):现在,我想了解你过去的一些情况。可否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学到这样当一个妻子的?

案主:也是从我妈身上吧!在我小时候,我妈就经常和我爸吵架。

社工:当时你是否像你妈妈那样会参与到争吵当中?

案主:会的。我爸吵得挺凶的,所以我会帮我妈怼回我爸。

社工:换句话说,你也是在你母亲的影响下学会了怎样和你现在的老公相处,对吧?

(案主点了点头。)

社工(对案主说):我很欣赏像你这样直爽率真、倾诉欲很强的女人。但是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说得太多,你老公就会说得更少?他造成了你的唠叨,你明白这个意思吗?你造成了他的沉默。

案主(沉默不语):……

社工(对丈夫说):可否告诉我,是什么让你不能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呢?

案主(插嘴进来):听社工你这么说,有时候我觉得我老公真的很“听话”,好像很怕和我大吵大闹似的。

社工:(面向丈夫):P先生,你同意你老婆的说法吗?

丈夫(有些犹豫):应该就是那样吧!我确实很怕和我老婆大吵大闹,这样对家庭也不好。

社工:那这样的情况,是否就像你母亲当年对待你中风的父亲那样,尽管心里有怨言,但还是在家里刻意维持着一团和气呢?

丈夫(若有所思):好像是。哎,我妈那一代人习惯把话憋在心里,感觉挺受气的。

社工:换句话说,你现在在家里所受的气,和你母亲当年在家里受的气非常相似。而你也在不知不觉间,重复着你母亲当年在婚姻关系上对待另一半的做法。

案主(插嘴进来):是啊!难怪我老公这么怕和我吵架,一味地躲着我。

社工(对丈夫说):P先生,你现在又怎么去回应你老婆这样的看法呢?

丈夫(思考一会):嗯,我知道是时候要做个和我妈那一代不一样的人了。

社工(对丈夫说):P先生,你能告诉你老婆她做些什么,才不会让你再去做身兼夫职、子职的老公吗?

丈夫(转向案主):老婆,其实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照顾我爸妈,这样一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变得更多了。

社工(对案主说):原来你老公对于在一起的定义,和你的版本是不一样的。可否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待你们夫妻之间关于在一起的不同定义?有没有可能把你们夫妻各自的版本整合到一块?

案主:嗯嗯,这个倒也不难。

社工(对案主说):OK。那你能告诉你老公他做些什么,才不会让你再继续当一个唠叨和抱怨的妻子吗?

案主(面向丈夫):老公,我可以帮你一起照顾爸妈,你不用再躲着我了,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出来。

(丈夫嘴角微微地笑了一下。)

社工(转向丈夫):P先生,如果满分是10分,你觉得你老婆现在能拿几分?

丈夫:7分吧!但既然我老婆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相信她至少能做到10分。

社工(转向案主):那你觉得你老公现在能做到几分?同样是10分满分。

案主:也是7分吧!不过还是那句话,我们俩接下来在家里相互配合、相互帮忙的话,拿到10分也不在话下。

社工(同时面向案主、丈夫):原来,你们夫妻之间的问题很多时候是来自于你们各自的挣扎与不合作。不过,当你们停止挣扎、开始合作后,现出原形的夫妻问题也不过如此。

(案主与丈夫听后相视而笑、点了点头。)四、写在最后1.社工呈现案主夫妻俩正在做什么及其结果,可以帮助他们看得更清楚,并考虑改变 2.告诉案主夫妻俩该怎么做,反而会使他们出现关系上的反弹 3.呈现带来觉察的可能性,觉察带来选择的可能性,选择带来改变的可能性 。

编辑:李福滨 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新婚夫妻婚姻辅导案例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