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侯巧丽:“瘾君子”背后的陪伴者

普通人看吸毒人群,觉得是洪水猛兽,而那些瘾君子背后的心酸故事可能很少有人知晓,服务对象已经61岁,目前在外租房子,因为家里儿子已经结婚也有孩子了家里住不下,这样就更少了家人的陪伴,社工咨询有没有考虑换一下房子和儿子孙子住在一起,服务对象表示自己想和他们住在一起,但是自己没有工作,现在年龄已经大了,只能靠儿子自己去挣钱养活,房子的问题自己也是无能为力,自己也不想再给儿女添麻烦了,自己一个人住还好,看到服务对象脸上的苦笑,社工心里大概知道那种无奈。社工询问服务对象有没有业余爱好,服务对象表示自己除了打麻将什么都不愿意做的,以前经历了很多挫折磨难再加上吸毒身体的不良反应,自己一无是处,服务对象和社工分享了自己很多以前的经历,社工也乐意倾听他的故事。

社工运用“生命回顾”和“怀旧”疗法去和服务对象聊天,服务对象现状生活不是很好,就聊到他的年轻时候,服务对象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当时自己吸毒被家人发现之后,自己很懊悔也很苦闷,中间自己尝试过自己戒毒,但是自己真的戒不掉,尝试过很多办法,后来把整个家庭也毁了,自己的儿子那时候上学看到自己戒毒的难受,心中很心疼,知道毒品很贵,还是坚持省吃俭用给他买毒品的钱,服务对象对象的大哥看到一个家就这样被毒品给害了,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他戒毒,就把他送到了戒毒所,那个时候条件比较艰苦,自己在监狱受了很大的打击,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方面,那时候在冬天穿的很薄,但是还要干活,手都冻僵了,中间吃了很多苦头,不过自己都挺过来了,想起以往的事情,感觉到服务对象心中隐隐作痛,当时自己考虑到在监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戒毒,就给妻子理论了,妻子一个人在外面生活还带着孩子,再嫁一个人可能会好过一些日子,自己主动希望离婚的,服务对象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感觉自己与世隔绝,想起这些服务对象就说不提了,提起这些往事满眼都是辛酸泪。

社工让服务对象先冷静一下,现在都已经戒毒了日子好过一些了,现在自己也有孙子了,平常节假日也可以一起和家人聚餐出去游玩一下,服务对象知道说是的自己也会,不过人老了不中用了,自己也不太想麻烦儿子一家人了,他们过的幸福就好。社工感觉到服务对象作为年老人的一种无力感,就问服务对象如果给再你一次年轻的机会,自己会不会就再这么生活了?服务对象说当然,自己肯定会好好地对待妻子儿子,起码最重要的是不会在吸毒了,毒品真是害死人了。

作为一个禁毒社工,我知道吸毒被戴上的标签,起码在现在还是有很大的社会歧视,更何况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年人,一个人孤苦生活,一个人忏悔自己的前半生,一个人数着剩余的日子,寂寞,孤单,凄凉,时光不可能倒流,人生也不可能重来,社工能做的就是陪伴他们述说往事,聆听他们的故事,让他们能安享晚年,社工会做一个瘾君子的陪伴者,即使是每天的简单问候或者闲聊的那段时间,给他们一些尊重,让每一个生命体都感觉到自己的价值。

编辑:孟娅婷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侯巧丽:“瘾君子”背后的陪伴者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