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5年筹集320亿,杨胤和轻松筹的争议与梦想

腾讯“双百计划”快五岁了。2014年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开放平台首次提出“双百计划”:计划3年内投入价值100亿资源,扶持100家创业企业市值过亿,有了“双百计划”的名字。截止到目前,“双百计划”共助力了趣头条、映客、拼多多、微盟 、新氧等五家公司实现上市,以及21家行业独角兽的高速成长,孵化扶持了上百家公司总估值超过3000亿。本周起,“商业人物”,走进双百计划明星企业,以视频和图文的方式记录和解读这些被腾讯选中的创业者。

作者:张友红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网上筹款,对于民众来说是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行业。

目前国内的头部大病救助平台轻松筹的注册用户有6亿,朋友圈经常会出现求助链接,大病求助已经成为生活中常见的景象;民众不熟悉的是:

平台如何确保筹款人信息都是真实的?企业是否通过公益项目盈利?在要求快速获取高流量和背后庞大的分配管理筹款体系上如何协调?……

目前,国内做公益筹款的平台很多,以公益为入口的布局,这注定了是个和“伟大”更接近的事。

世界上最伟大的商业模式是:利他,筹款平台从一诞生,基因里就带着这样的气质。

把利他做得更彻底更透明更高效,它在赢利上的可能性就越大越持久。这也成就了这一类创业平台每认真走一步就成就一件善事的必然联系。

轻松筹是国内第一个做社交圈、熟人之间众筹的平台。2014年9月轻松筹成立,后来把众筹的方向聚焦到大病、紧急事件,成为一家具有公益属性的平台型公司。

这个聚焦方向也有很多企业去做。涉足的有BAT,也有新晋的创业公司。移动互联年代争夺的核心资源是流量,他们都很聪明,在中国,大病筹款是一个很空白又很高需求的事情,这也必然成为一个高流量的入口。

当然,更多的企业在解释这一点的时候会倾向于情怀,认为首先是在做一件“可以帮助到别人的事。”公益和商业,在这里是相互成就的。

从2014年轻松筹成立,正式掀开了这个全新的行业。四年多的时间里,这个行业基本完成了圈地格局。互联网创业公司也有一个三年定律,在不断的采访创业者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三年节点上称为行业领先者基本上是可以活的比较长,否则就意味着增长乏力和再难突破行业地位。3年是一个槛,也是一个定格局的大年。轻松筹俨然是第一梯队的企业。三年的时候,它积累了全球共5.5亿用户量,这个数据在行业内遥遥领先,这是三周年时候轻松筹给外界的统计,更像是一个宣誓。如今,它快五岁了。五岁,对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而言,意味着下一个质的征程。这也是外界对这家公司的好奇和期待。

过去的三年,这个行业也一致保持着逆势高速增长。无论创投圈怎么定义互联网寒冬,大病众筹一直是高需求。高需求入口下,这个行业普遍切入保险,有了自己的盈利模式。他们在这个切口里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小而轻的把钱赚了。

2016年腾讯双百计划加持轻松筹。2017年轻松筹还获得了高额融资,那一年创投圈都在讨论,资本的寒冬来临。作为中国第一个做熟人圈众筹的企业,轻松筹2014年就在微信平台做自己的用户积累。目前,它还在扩大团队,最近刚刚搬了新的更大的办公地点。

接下来的三年,甚至仅仅是一年内,这个行业有可能发生“上市”、“兼并”、“合并”等定格局的大事件。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一梯队的成员企业,包括轻松筹。

对这家公司的最深印象:这是一家不那么着急的公司。当然,这句话是放在移动互联网的环境中说的。

看上去,不着急融资,不着急赚钱,不着急宣讲和地推。看上去,它是选了一条稳的走法,是否这也意味着慢?这个疑问可能也是外界对它的未知导致。

仔细去看一下它的合作伙伴们的名单发现,它已经编织了一个庞大的公益网络。前端能被受众看到的是公益事件:已经汇聚了6亿用户,累计帮助众多家庭筹款超过320亿元。这个数字远高于其它创业的筹款平台。前端还有拥护能看到的诸多的明星背书:王菲、易烊千玺、李易峰等等,打造了一个“公益+明星的IP”。后端,是全国几百家公益组织。也就是说,一个公益事件,如果轻松筹愿意去全部资源支撑,这意味着几乎是一个无缝隙的公益链,而且这个链条是透明的。杨胤把这些能量生态统称为“赋能平台”。

杨胤是轻松筹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关于不着急的解释,杨胤说得很保守,“我们不创造需求。”“我们更多的是把融资的钱用在我们内功和我们用户的身上,这是心里比较有底的地方。”

杨胤是这个行业里唯一的女性CEO。最初,她是轻松筹的投资方,没过多久,她加入这家公司成为一个创业者。女性创业者做筹款这件事,先天会有一些更值得信赖的地方,这是一个不绝对的话,但确实存在的属性。

譬如,女性更母性,对他人家庭的灾难更有感知力和同理心。

杨胤似乎并不认同这样的男女之分,她一直是一个很拼的人,也很爽快。她自己也说自己的毛病,“臭美”,“着急了也会骂人”。她唯一认为评价女性创业者的是:创业不分男女,只分是否优秀。

一个创始人的风格,也会是这家企业的性格。

杨胤

对话杨胤:

“商业人物”:公司做公益慈善避不开争议事件,你怎么面对争议? 

杨胤:其实骗筹很少,更多的是该不该筹的问题。也有一些骗筹,基本上骗筹的很难从我们这边拿到钱,因为筹款需要一个周期,在这个周期的过程中我们是开放举报的,只要有一个举报没有被有效的回答,他的钱就是拿不走的。我们马上还会有对捐款人的一些保障的措施,会陆续上线。

我觉得进行这样的公众的事件,我们都需要去面临各种不同的挑战,我觉得本着公正的心,本着我们去为用户解决实际困难,解决他们最为难的时候我们怎么样能搭把手的问题,我觉得都可以解决,只要事件是真的,我们可以通过把钱直接打给医院,打给公益组织,或者打给当地的一些地方性的民政部门,我们都能很好有效的解决争议的问题。

“商业人物”:创业公司有一个三年定律,在不断的采访创业者的过程中,我发现在这个节点上如果公司成长起来了,成为一个行业的头部,基本上是可以活的比较久,3年是一个槛,否则可能销声匿迹。轻松筹3年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的切身体会是怎样的?

杨胤:三年确实是考虑一个创业公司是不是站得住,是不是能够更好发展的时间节点,在我们三年的时候我们也特别能感受到那样的契机点。我们经常会讲的从0到100,然后我们要跨越一个鸿沟,从100、1000,10000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在模式上的创新,管理上的飞跃,各个方面都产生了一个质的变化。

我自己的感受是,在整个上台阶的三年过程中,如果不能够跨越市场组织,定位,文化这几个方面的鸿沟,很难成为一个比较长久的伟大的公司。

“商业人物”:从去年拼多多上市到现在,大家都在讲下沉市场,四线,五线产生消费的能力,轻松筹这个产品其实会解决四五线乃至更贫困偏远地区的大病刚需。可以理解为,一开始你们就在做下沉?

杨胤:我们大多数的客户来自于最普通的老百姓,所以他们的需求就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我一直这么看这个问题,有的人说消费者降级,很多的互联网的市场在往下沉市场走,比如说在拼多多卖的产品都是几十块钱,甚至几块钱。我们也一样把保险的门槛降的很低,一个月大概只需要几十块钱,一个汉堡包的钱,就可以保障大病的需求。从某种意义上讲,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个消费的升级,是因为原来在四五线城市,他们很多的需求并没有被满足,没有适合他们的产品,这一部分用户没有被很好的服务好。所以我们只要有符合他们消费能力的产品,其实是会把他们生存的方式、保障的方式有一个很好的提升。包括我们经常讲的小镇青年,他们自己的收入水平,承担的社会责任越来越多,他们的消费能力就会逐渐的上升,我们也会根据他们的需求做更多适合他们的产品。

腾讯星空演讲,杨胤

“商业人物”轻松筹这家公司兼具商业属性和公益属性,您怎么理解?

杨胤:我们在创业的最初就是想做一个企业,只是说轻松筹这个企业和其他的企业参与到公益里路径和方式不一样。

我们之所以能够很好的存活下来,帮助别人所付出的成本很重要的一点也是我们发现了更好的方式方法,给大家有更好的保障,比如说互助的方式,比如说商业保险的方式,比如我们的健康服务的方式,在这些服务里面,我们是收取服务费。我们也有信心以后能够一直保持在大病救助方面,我们不收取任何的费用。

“商业人物”:轻松筹目前已经实现总体的盈利了吗?

杨胤:其实整体来讲,我们每年都还不错,在基本的经营的范围之内,我们都是保持微弱的盈利。

“商业人物”:在轻松筹的产品生态中,你怎么定位众筹这一单品?

杨胤:众筹的这个产品是我们的起步,只要有需要我们会一直维护下去,我们也希望更多的公益的单元可以加入进来,让更多的公益组织能够更好的去为需要服务的人做服务。

我们也是为公益组织赋能。比如说我们的阳光链,我们整个区块链的技术是对所有有资质的公益组织免费开放的。

当然它也是一个聚集我们用户很好的平台,让大家有很好的方法来表达自己对亲朋好友的爱,对整个社会的爱。我觉得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轻松筹还会是我们集团很重要的部分,可能在运作的形态上慢慢会有一些变化,会有更多第三方的组织加入进来,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独家做这样的事情。

“商业人物”:商业之外,你怎么看待自己和轻松筹在做的事?

杨胤:其实我的想法挺单纯的。

第一,我们用最好的技术,最好的服务,用心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第二,我们不创造需求。我们不会为了想把所谓的数据做大把没有需求的人拉到平台上,这是我一直很坚守的事情。我们要对得起用户的每一分钱,所以一定层面上讲我并不把它当成商业的一部分。其实我们的目标,是要让这样需要众筹的人变的越来越少,这个就是我做这个事情真正的初心。

在我们内部和我们很多场合我都讲过,我希望终究有一天没有上网去做众筹去获取急需资金这样的场景,这是我真心希望的。

杨胤

“商业人物”:应该是从去年开始,资本寒冬这个说法就在创投圈,创业圈比较流行了,轻松筹并没有宣布大的融资消息,并不着急?

杨胤:说句实在话,先说资本寒冬的问题,因为我在整个互联网这个行业时间挺长的,我是亲身经历了2000年互联网的泡沫破灭。我们看到了很多的企业都是第一天还特别的强劲,到下一天就各种的坏消息,坏消息会一个一个像病毒一样的传染。其实这是一个基本规律,所以我更能够冷静看这样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唯一不变的事情就是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把自己该夯实的事情做好。

我自己觉得,寒冬的说法没那么邪乎。只要市场是真实的,不是靠打气吹出来,我们的用户是真实的,需求是真实的,冬天活下来的一定是最好的公司,这一点我不是特别的担心。

第二个,我们的融资一直不是特别激进的原因,更多是我们还一直是非常健康的企业,不是说像在风口的时候很多(企业)都是靠烧钱来获取自己的市场。我们更多把融资的钱用在我们内功和我们用户的身上,这是心里比较有底的地方。

当然,现在的健康保障的市场有一个非常强劲的需求,这也是我们看到的机会。在这个机会面前我们也会加快自己的速度,去赢得更好的市场。

“商业人物”:轻松筹从2014年到现在是处于一个移动互联网迅速发展的时期,互联网的打法就是舍命狂奔,就是讲速度,讲效率,讲谁更快的理念,包括2017年,2018年我们看到大家开始讨论烧钱的模式等等,这种听起来属于互联网的打发的这种东西,你认同么?

杨胤:互联网打法非常好,因为它给了一个驱动的模式,我认为最重要的驱动模式是用科技提高效率,这个是我觉得它中间最有价值的部分。

当然资本来加速这样的效率也是非常好的。但是,我们要去看加速的是什么,如果你的方向是错的,越加速,付出的代价越大,死的越惨烈。首先保障动机是对的,方向是对的,然后打好基础,用好资本。

“商业人物”:一面要速度,一面要增速。在这样的竞争氛围里,你怎么去守住你的初心?

杨胤:心不乱喽。我觉得用户还是最本质的,你给用户提供真正他需要的东西,不要创造需求,去找到用户的真实需求,并且把这种需求服务好。一个健康的企业,一个真正的对你的用户有价值的企业才是最好的企业,我们不去看这个月,下个月重要的是要看10年、20年、50年,我们做保障的企业和跟社会的基础设施相关的企业,应该有风险意识和长久的服务意识,活的长,活的久才是最重要的。

“商业人物”:你想要带领轻松筹去的远方是什么样子?包括你们现在产品,你是不是已经规划了还有其他形态的产品要加入到轻松筹的产品阵营里,以保证它在商业上的成功?

杨胤:我们很早以前就有一个特别明确的使命,要让每一个家庭都有面对疾病的勇气和力量,凡是能够让中国的家庭可以去获得勇气,获得力量的事情我们都会做。比如说:保险保障,比如说我们会做疾病相关知识的普及。我是特别有深刻的感觉,当你有知识的时候心里不慌张,你就会获得勇气,所以我们会做这些很基础的事情,这些基础的事情和用互联网的技术提高沟通的效率,能让相关的人,同理心的人聚集在一起,他们之间产生相互支撑和化学反应都我们要做的。相关产品的链条,我们都会去支撑。我觉得在未来的社会发展里,一个企业要完成所有的事情很难,所以去互联互通,去跟最好的合作伙伴合作,跟他们站在一起,每个战略合作伙伴都能够做好自己的事情,那我们的效率才是最高的。

“商业人物”:我挺好奇,作为这样一家企业,公益属性很强,它的品牌如今也足够大,它的用户也足够多,我们的员工怎么建立起自己和外界都持久认同的价值观?你是哪个时间段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杨胤:其实我们在最初的时候,大家都在一个办公室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时候我们每天都在被感动着,所以这一部分文化不需要太多的教育,它是一个融入到血液里的事情。当我们的员工数量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还是做了一些有意识的文化传承,企业文化的教育,或者是潜移默化的体现。譬如,我们管理岗的同事都需要去一线,去收集用户直接的反馈。目前来看,这种文化的稀释并不是特别大,我们继续用我们身边的故事感染新员工。

“商业人物”:创业五年有变化么?

杨胤:创业的这5年我觉得我更加笃定了,对于很多我以前认为,我自己内心深处认为是对的事情,我会更加的笃定去完成这样的事情,慌张,痛苦,犹豫变的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跟我的小伙伴想如何去解决问题,这个可能是我们讲的所谓心态的变化,或者说一个人成熟标志。

“商业人物”:你怎么剖析自己身上的特质?

杨胤:臭美,哈哈哈。

我希望自己的工作,生活都能够比较的优雅,因为这是一个心态,我也脾气急,也会骂人。但是总的来说,我还是一个比较nice的老板,因为年龄的原因,我也更愿意去帮助年轻人成长。

*图片由轻松筹提供

编辑:赵庆琳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5年筹集320亿,杨胤和轻松筹的争议与梦想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