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专家视点 | 陈涛:发展性社会工作如何介入社区营造?

发展性社会工作介入社区营造的探索
         ——以绵竹青红社工地震伤残人员的生计扶持与社区发展项目为例
2018年10月27日,由全民社造实践平台发起,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中共成都市委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成都市民政局作为指导单位,中共成都市双流区委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成都市双流区民政局大力支持,成都市双流区社会工作者协会、成都市爱有戏社区发展中心、成都市锦江区社会组织发展基金会联合承办的全国社区发展与社区营造—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创新与变革论坛在成都双流成功举办。本文整理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首席教授、副院长陈涛在论坛现场的主题分享:《发展性社会工作介入社区营造的探索》。

我觉得咱们这个场合也可以看做一个小社区,在大家的讨论当中,能不能形成一些共识,化为我们今后共同的行动。第一社区营造也好,或者社区发展,社区治理,或者加起来社区发展治理,首先肯定是多主体参与的;第二我非常高兴很多领导专家,包括刚刚的主持人都认识到了,其中的一个主体是社会工作有很重要的作用;第三这个主体最重要的是社区的居民,我们怎么样通过专业社会工作的介入,能够把全体的人都能够调动起来,有时候大家对此是有怀疑的。社会工作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为什么需要社会工作介入其中?
今天通过我们的案例告诉大家是可以做到的,甚至看起来是很弱势的群体,他们都同样可以成为社区的主人。

发展性社会工作

什么是发展性社会工作,跟传统社会工作有什么不一样?

虽然大家认识到社工很重要,但并不必然保证我们能发挥好自己的作用,就需要认识一个新的实践的或者是理论的模式。刚刚主持人讲了发展性社会工作,可能我们要用这样一个东西武装我们自己,才能在社区营造和社区治理当中发挥自己重要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发展性社会工作,跟我们传统的社会工作是有所不一样的。一般我们说的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我们到社区做个案,开小组,搞社区活动,我们的三板斧只要使出来了,大家觉得这是社工,这就有专业性,但是发展性社会工作是强调促进人们的经济参与和发展,和改善社会功能问题相结合的社会工作理论和方法。

美国的学者米奇利教授在其《社会工作与社会发展》一书中,系统地阐述了这个理论。

发展性社会工作的5个关键特征

这个图勾勒出了发展性社会工作的核心要素。米奇利提到的是强调要带来改变,不仅仅是做服务,要造成一种微观到中观到宏观的改变,比如说社区的发展,有优势,能增权,或者叫培力;还有就是一定要提升被服务者的能力、自决,案主自决和服务对象自决一直是传统社会工作的理念,但是这里受到高度的重视,包括案主的参与,我们做的服务不仅仅是停留于做服务,始终有一个推动社会,朝着更美好的方向改变的目标,所以要有对平等和社会公正等等的承诺。
发展性社会工作的实务,按照米奇利的概括有这几个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明显有别于心理治疗和辅导的服务,它避免使用院舍照顾,凡是能在社区当中去解决问题,我们就不把它安置在院舍,个别特殊有需要的情况下也不排除,这是他的否定面,他的肯定面是什么?努力促成服务对象在社区生活所有层面的融入,特别注重通过社区为本的干预措施,尤其是社会投资策略,排除他们正常参与社会经济生活的障碍,把他们整合进有生产性的一种社会存在当中。

绵竹青红社工实践案例

发展性社会工作如何介入社区营造?

青红培力团队我们明年有一个十年的总结,实践案例是我们的重点。“地震伤残人员的生计扶持和社区发展”是2012年民政部首届全国优秀社会工作专业服务项目的二等奖。社区营造也好,社区发展、社区治理,都离不开一个核心就是人。人要怎么样组织起来?我们相不相信这些人是可以做到的?

有什么适当的手段或者是一些手法?

我们的做法是首先针对地震伤残人员,他们看起来是最弱势的,最没有可能成为进一步推动社区发展和改变的主力。首先我们培育一个青红家庭生计互助小组,我们用互助小组的方式,支持他的运作,在这个基础上后来培育青红种植专业合作社。这些在地组织已经在社区中主动的发挥很多作用,其中就包括社区营造的作用。

家庭生计互助小组家庭生计互助小组,我们有很多文章去梳理和总结这其中的过程,一般是以一个社会工作的小组开始,社工带着,他具有支持性功能、治疗性功能,但是社工再推动他们自己产生出民主选举的管理架构,并且社工从这边慢慢的往后后退,我们有一个形象的说法,是“1”,这个“1”是社工,到“1+1”,其中管委会的人员出来了,社工完全看不到了,最后变成另外一个“1”,就是变成一个社区的自组织。同时我们希望它有一个抓手,他是做生计的项目,发动这些组员每家每户做一点小生意,所以我们有资金的扶持。经过我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在红基会的支持下我们培育了20个家庭参与其中,两期,第一期10个,第二期10个。第一期3个人的管委会,第二期2个人的管委会,最后合成一个大的。这是我们的组员,他们有定期的活动。

青红种植专业合作社青红种植专业合作社是互助组的骨干出来带动更多的人,这些不光是伤残人员了,包括一些从山上搬下来的失地农民,这里面领头的是互助组的骨干,还有管委会的成员。合作社带领更多的老百姓投入到集体的行动当中,这是他们建银杏苗圃劳动的场景,劳动的成果,合作社的银杏苗圃,这是第一期,第二期已经长得非常的茂盛。
春燕手工作坊春燕手工作坊是其中的姐妹们,她们愿意再抱团形成自己的一个组织,做串珠作品,而且她们已经不仅仅是满足于我们姐妹之间的活动,我们在一起可以有收益,有劳动成果,她们开始教更多的人,传授她们的技能。慢慢经过这些年,这些原来的受助对象他们可以自豪的宣称我们也是青红社工,虽然我们没有拿到社工证,我们可以为很多人做很多事情,包括为社区,他们自发建立一个合唱团,把更多残疾人包容进来,开始承接社区的委托,为社区组织一台晚会,这是我们最欣喜的,真正从他们身上看到他们从受助变成自助直到助他。社工正是一直强调助人自助,我们更要走向助他。

总结

“发展性社会工作”的理论论述还是相对较新的,但它具备成为一种重要的实践理论的巨大潜力,无论是对于中国还是国际的社会工作;它充分地吸纳了社会工作一些新的理论视角(包括灵性视角),并将它们整合进有效的实践策略与方法中。它在范式上兼具不同流派或观点的长处而可能避免其弱点。一句话,它是更加综合而又“中庸”的一种理论站位;所以它能指引青红社工团队在绵竹汉旺等地的服务实践中取得可引以为豪的效果。

 

编辑:张倩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专家视点 | 陈涛:发展性社会工作如何介入社区营造?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