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徐永光 :八种形态基金会在中国

来源: 南都公益基金会   作者:徐永光

       导读:徐永光先生是中国现代基金会事业发展的一位重要开拓者、思想家与践行者。他现在担任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他的主要工作聚焦于战略慈善,关注当代慈善体制改革以及慈善文化的建设。在千禾五周年纪念论坛上,他就基金会发展带来非常重要且独特的观点。

— 千禾基金会

       中国的基金会发展有八种形态。这八种形态的基金会,在中国的出现都有它的理由,也有它独特的价值,所以今天我的题目是“八种形态基金会在中国”。

       我把社区基金会放在第一位了。因为它很重要。我给它的定位——社区基金会是可持续社区的构建者。

社区是社会的基本单元,对于社会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我查了一下基金会中心网今天的的数据,全国4000多家基金会中,带社区字样的有19家,19家中有10家在深圳。深圳还在冒,还会冒出几十家来。在基金会的业务表述上,提到“社区发展”的基金会有89家,但实际上,业务和社区相关的基金会数量是巨大的。无论是教育、医疗、卫生、文化、体育、妇女、儿童、老人、残疾人、环保乃至扶贫救灾,所有的这些基金会专业类型哪一个你说它是可以脱离社区去做事情?甚至很难找出与社区发展无关的基金会。


       在中国,第一家社区基金会,肯定是千禾基金会,已经走过五个年头。深圳积极推动社区基金会,说明社区基金会开始在国内受到了关注。但是社区基金会怎么运作,怎么获取资源,怎么样吸引社会公众的参与,如何对社区的可持续发展发挥作用,这些实际上还是不清楚的。我后面会专门讲社区基金会。

        第二类是家族基金会。我给它的定位是家族精神和财富创新的发动机。我们都说财富很难传承,俗话说富不过三代。但是慈善和家族精神的传承,特别是通过家族慈善是可以传二代、传十代甚至传百代的。

       今天在座有几位是非常受人尊重的洛克菲勒家族成员。洛克菲勒家族是一个慈善王国,办了几十家慈善机构,创造了家族精神和财富传承的奇迹。洛克菲勒家族因为做慈善,对人类做出的贡献无与伦比。别的都不说,就说一个数字,这个家族创造了112个诺贝尔奖。在1891年由洛克菲勒建立的芝加哥大学有87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1901年建立的洛克菲勒大学有24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有洛克菲勒基金会帮助缺粮国家解决粮食问题的“绿色革命”,其首席科学家也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今天,中国大陆富豪数量已经全世界排名第二。去年,中国首富王健林说万达公司上市以后,他要捐出个人资产90%建立王健林基金会, 肯定是几千亿的人民币,可能相当于或超过盖茨基金会,非常了不得。马云是今年的首富,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之后,他也捐了很多钱做慈善。

       两年前盖茨来北京,他说劝说中国富人捐财产比美国富人要容易。我问为什么?他说美国富人多数是财富的继承人,而中国的富豪基本上都是第一代财富的创造者,他们个人就可以决定财富怎么安排。相信家族基金会的热潮很快就会到来。这不用发愁。

       对中国的富豪来说,有的公司还没办好你不用劝他,他做大了一定会来做慈善。不用着急。现在我们要注意的倒是这么多慈善家,富人将来要把财富转向做慈善,应该怎么做,准备好了没有?一定要做好准备,让中国富人的慈善资产能够通过专业化的、战略性的、有效率的应用,真正为中国的慈善生态环境的改善做出根本性的贡献。

       第三种形态是独立基金会。我把独立基金会定位为社会创新的发动机。独立基金会包括一些私人联合建立的基金会,或者是家族基金会的变形,或者企业基金会的变形。这些独立基金会首先是自己有钱、有资源、有独立的理事会和治理结构。这类基金会非常注重社会创新,并且愿意为这些创新承担风险。这样的基金会在中国数量不多,像壹基金、南都基金会、增爱基金会等应该属于这一类。有一些还冠了企业的名字,从他们的治理来看是属于独立基金会。这一类的基金会因为具有高远的社会理想和目标,所以在推动社会创新、推动公益慈善的改革方面,能够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四种类型是企业背景的基金会。我把它定位为企业战略公益的探索者。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和美国做一个比较。美国民间的捐款80%多来自于个人,10%多来自于基金会,来自于企业的捐款在美国大概只有5%左右。在中国企业捐赠占60%以上。另外从基金会的数量来看,美国有十万家基金会,但其中公司基金会只有2700家。中国现在的企业基金会超过10%,美国只有2%左右。当然,美国民间社会发展时间比较长,美国人特别注重个人参与慈善活动。一般美国公司基金会是小基金会,老板的家族基金会是大基金会。比如说微软公司有基金会,远远没有盖茨的家族基金会大。

       中国的公司基金会,有的很独立,有的不够独立,一般来讲公司基金会和公司的市场战略相联系,像万通基金会、腾讯基金会。

       第五种类型是有政府背景的基金会。可以把它定位为政府与民间公益的桥梁。这类公募基金会有政府背景,过去只是帮助政府做事。未来需要改革、转型,在短时间内很难让他们完成与政府分离、不要政府的支持、不和政府合作做项目,这个也不太可能。但是他们的方向是要把根扎在民间,须要和草根NGO合作,成为草根NGO的资源提供者,和草根NGO实行优势互补、合作共赢。在这方面有一些基金会做得不错,比如说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中华儿慈会等。

       第六种类型是有宗教背景的基金会。这类基金会是公益与信仰的侍奉者。两年以前中央五部委发文支持宗教慈善的发展,虽然在落实方面还不是很得力。但我们已经看到,有宗教背景的基金会,许多工作人员是带着信仰做公益,一般都做得很好,他们的使命感、透明度,对慈善的理解都是非常好的。比如说爱德基金会,是有基督教背景,仁爱基金会有佛教背景。现在寺庙里的供奉非常多,通过设立基金会把这些钱管理好,使财务更加透明,运行更加专业、更加规范,值得重视。

       第七种类型是专业运作基金会。专业运作的基金会实际上是资源动员能力强的NGO。在十年以前出台了基金会管理条例,那个时候登记民间的NGO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了基金会条例,NGO纷纷登记为基金会。中国基金会运作型多,资助型少,也即NGO型基金会多。像阿拉善、真爱梦想、爱佑、西部阳光等,都是非常优秀的运作型基金会。因为他们做得好,有些地方政府还主动帮助一些机构从非公募基金会转型为公募基金会。

       最后第八类是大学基金会,我觉得它应该定位为科学探索与文化精神的守望者。大学基金会在中国是比较强势的,有437家,占基金会总数10%多一点,资产211亿,占全国所有基金会的22%。大学基金会在美国不被看成是基金会。因为,大学基金会的钱是自己筹钱自己花,而基金会是要为别人花钱的,所以不承认它是基金会。美国基金会中心没有大学基金会的数据。

       上次盖茨说,美国的大学基金会做这么大,为什么中国这么小。我说一个是体制问题,另外是我们还没有到达这个阶段。大学基金会应该办好,成为大学创新和大学精神的坚强支持者。

       最近发生了一个事情,潘石屹夫妇给国外大学捐款,社会上骂声一片。我的观点是私人把自己的合法财产捐给谁是个人的权力,何况他没有乱捐,捐给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是没有问题的。今天我看到杨东平的采访文章,他说“企业家给国外大学捐款是理性选择”为什么这么说?大家可以去看看这篇文章。

       下面再回过头来说社区基金会。我许多年前就想,中国的社区基金会应该很好地发展,应该很好地借鉴美国的经验。特别是硅谷社区基金会、纽约社区信托管理模式很值得借鉴。中国的社区基金会应该办成整合社区公益资源、推动社会创新、改善社区公益生态发展的一种新型的创新的模式。关于社区基金会的概念 ,不要局限于它就是自己所在社区的公益组织。社区可以是本地区的小社区,也可以是比较大的区域。比如说千禾基金会的工作就覆盖了华南地区;硅谷社区基金会在全球都有他们的项目。

中国的社区基金会借鉴美国的经验,可以做五个方面的事情:

       第一,社区基金会应该是公益信托基金的管理执行机构。我1998年去了纽约社区信托基金会。那是他们有1500多项信托基金,觉得很了不得,估计现在有2000多个信托基金了,大多数都是遗产的捐赠。有很多人愿意捐钱或者做家族基金会,但是没有能力或精力自己管理,就委托给社区基金会,基金会根据委托人的意愿来管理。这些公益信托基金大的有几千万,小的几千美元。其中有一个舞蹈家的信托基金,遗赠意愿是“用于保护舞蹈家的大腿”。舞蹈家大腿很重要的,这笔钱就一直用于舞蹈家大腿保护。通过公益信托的管理方式,可以聚集很多公益的资产。

       第二,社区基金会应该是慈善资产的受托管理服务机构。硅谷基金会现在已经有30多亿美元,我不清楚哪一些是属于捐赠给硅谷基金会的,哪一些是属于家族基金会,或是公司的慈善基金,或是个人的钱委托给硅谷基金会来管理的。托管基金收取1.5%的管理费。你的钱放在我这里,投资生财也是我管,你要做什么公益项目跟我讨论,我为你落实,包括项目落实到中国也给你办。这简直就是一个慈善资产管理集团,就像一个公司。4年我前去的时候,他有14亿受托管理的资产,收1.5%的管理费,这些管理费足以供养一个非常专业、豪华的团队。慈善资产的受托管理,美国社区基金会都在做。夏威夷社区基金会是一个比较小的基金会,它也托管了五个家族基金会。中国社区基金会应推动一些家族或者公益信托的设立,为其提供专业管理服务。

       第三,社区基金会应该成为公司和员工公益的资源整合者。美国联合劝募每年在公司做募捐,动员员工参与。我有一年去了柯达公司,当时员工募捐500万,他们和老板谈判,公司决定员工募捐500万,公司一比一匹配再捐500万。这样就将公司的参与和员工的参与整合在一起。中国社区基金会可借鉴联合劝募的模式。

       第四,社区基金会应该是草根NGO的资源供应者。社区基金会通过地毯式地募集企业和员工的捐款,根据企业和员工的意愿,约定捐款额及其受捐的草根NGO。捐款依靠草根NGO来落实。

       第五,社区基金会应该是公益项目咨询和外包服务机构。社区基金会需要很强的专业化能力,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吸引公益资金,才有可能给捐款人或者包括政府提供咨询服务。根据社会需求,提供公益外包服务业务,是社区基金会的重要职能。

       千禾社区基金会把硅谷社区基金会作为自己的标杆,遵循这个目标做好战略规划,把握住机会,将来肯定财源滚滚。希望把千禾基金会真正做成中国社区基金会的标杆。

       谢谢!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徐永光 :八种形态基金会在中国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