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从被称赞到被质疑 还原一个剥离明星光环的 韩红基金会

2020-04-28 来源 :公益时报  作者 : 李庆

■ 本报记者 李庆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歌手韩红所成立的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韩红基金会”)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

先是韩红在3年前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包方便面都可以公示”再度被广泛传播;再是韩红基金会在疫情中募集3.29亿元的善款远超大多数基金会。

但随后,“司马3忌”的一则举报材料又将韩红及其基金会推向舆论漩涡。据北京市民政局的调查结果显示,基金会总体上运作较规范,但也存在部分问题。

那么,韩红基金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呢?其与韩红之间是什么关系?基金会有能力接收并使用3.29亿元的防疫捐赠吗?《公益时报》试图为读者展现一个剥离明星光环的韩红基金会。

信任与质疑的两极

2020年1月24日,韩红基金会发起了“韩红爱心驰援武汉”项目,捐赠者可通过手机银行、网银或银行柜台进行转账捐赠。与此同时,作为基金会的发起人,歌手韩红开始呼吁娱乐圈中的明星进行捐赠。

基于韩红的号召力,明星们纷纷响应,陆续有易烊千玺、王一博、鹿晗、刘涛等216位明星向韩红基金会捐赠。与此同时,“韩红爱心驰援武汉”项目也获得了大量的公众捐赠。

在部分慈善组织因防疫款物使用情况及信息公开不够及时透明而被质疑的同时,韩红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曾经表示的“一包方便面都可以公示”被广泛传播。1月29日,韩红在微博呼吁:“信得过,您就捐!请务必写清楚自己的名字,感激不尽!”

然而就在呼吁发出两天后,韩红基金会却发布声明,暂停接收善款。基金会给出的理由是“鉴于目前捐赠数额过大,我们的执行能力有限,必须暂停接收善款”。

这一声明说明,第一,短时间内,韩红基金会接收的捐赠超过了基金会的执行能力;第二,捐赠人捐赠可能基于对基金会的信任,也可能基于对韩红本人的信任,但捐赠的接收机构是基金会,并不是韩红。

那么,韩红基金会究竟接收了多少防疫捐赠呢?据基金会在发出暂停接收善款说明同一日发布的项目实时进展显示,基金会当时已接收善款超2.78亿元。

随后,质疑韩红基金会的声音开始出现。

2月13日,“司马3忌”在微博上表示已实名举报韩红基金会,称韩红基金会“自2012年5月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成立以来,历年来均未依法公布‘年度工作报告’”,在未取得基金会公募资格前已长期“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公开募集慈善捐款”,“多年来对外投资……且从未依法向社会公众公布相关信息”及“未向社会公众公布慈善项目实施情况”等违法行为。

2月20日,北京市民政局通报了关于对举报韩红基金会有关问题的调查结果。通报称:“韩红基金会自成立以来,总体上运作比较规范,特别是在抗击疫情中做了大量工作,应予以支持和肯定。但也发现部分投资事项公开不及时,在未取得公开募捐资格前有公开募捐行为。我局已要求韩红基金会限期改正,依法规范运作。”

也就是说,韩红基金会是存在一定问题的。2月21日,韩红基金会进行了回应,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说明。

此后,韩红基金会的抗疫捐赠及善款执行工作继续开展,其进展情况于3月21日进行了阶段性汇总披露。披露显示,基金会“已接收到来自文艺工作者、社会公众、爱心企业及机构捐赠的善款共计3.29亿元人民币,善款支出总额为2.53亿元人民币……湖北省已有17个市州,101个县区,271家医疗机构收到了来自我们的援助物资”。由于此后没有更新汇总披露,以这份数据计算,韩红基金会善款使用进度为76.9%。

韩红≠韩红基金会

韩红基金会为什么在接收大量捐赠后感到执行能力有限呢?要回答这一问题,需要了解韩红与韩红基金会的关系,以及韩红基金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

韩红基金会是2012年由韩红个人捐赠200万元作为初始资金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成立的一家非公募基金会。

基金会是社会组织的一种,是利用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捐赠的财产,以从事公益事业为目的,按照《基金会管理条例》的规定成立的非营利性法人。

虽然韩红基金会是韩红发起的,但自成立之时起就是独立法人,从法律上说,两者是各自独立的主体。

基金会的运作是通过组织募捐、接受捐赠来支持的。韩红可以给韩红基金会捐赠,但韩红基金会的资金实际上更多来自于其他主体的捐赠——此次抗疫募捐就是如此。

由于是非公募基金会,成立之初,韩红基金会仅限向“定向人群”募捐,主要为韩红在各界的朋友,尤其是娱乐圈的明星和企业。

2019年8月8日,韩红基金会获得慈善组织公开募捐资格,此后可以面向公众进行募捐。

这也是“司马3忌”举报中提到的未取得公募资格前已长期“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公开募集慈善捐款”的根源。

韩红基金会对此也予以承认:自2013年至2018年底,基金会通过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获得善款289万元,占基金会自成立以来至2018年底全部捐赠收入的1.69%,上述款项均用于慈善用途。2018年底,基金会停止了上述工作。

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韩红不等于韩红基金会,对韩红的信任与评价不能自动等同于对韩红基金会的评价。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韩红与韩红基金会之间的关系呢?

除了发起人之外,韩红还是韩红基金会的理事。而据韩红基金会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韩红基金会的法人代表是理事长,目前该职务承担者为李健,秘书长则为王增娟。

年收支规模不到3000万

虽然韩红基金会为独立法人,但公众对基金会并不了解,站在前台的往往是韩红,基金会此前的行动也大都是由韩红本人带头开展,其募款也很大程度上是靠韩红的个人影响力。

例如,基金会的品牌活动“百人医疗援助系列”,一般采用发动志愿者的方式,多数情况下是由韩红带领志愿者车队前往西部偏远地区。而这些志愿者,多以韩红为纽带,以各类当红艺人为主。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活动是韩红朋友圈“组团”做公益。

因为韩红个人光环加持,基金会的知名度较高。但实际上,韩红基金会的资金规模却并不大。《公益时报》记者根据其官网公示数据及慈善中国网信息梳理了韩红基金会2012年至2018年的捐赠收入和支出,可以看到,其捐赠收入在2013年达到峰值,但也仅4000多万元,在之后的5年内每年均未超过2600万元。2012年至2018年,其捐赠收入总和约1.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韩红基金会官网并未披露2012年、2013年的年度报告,部分年份的对外投资信息也未公布。据了解,之所以存在官网公示等多个板块不完善的情况,是因为基金会官网于2019年12月刚建立——基金会成为公募基金会后需要履行更多的信息披露义务。

与善款执行能力相关的是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数量及能力。据韩红基金会最新年报显示,基金会现有员工15人,其中项目部7人、品宣部4人、综合管理部2人,人均月薪7000元。

一个工作人员不多、年处理善款规模不到3000万元的机构,突然要在一两个月中处理3亿元左右的资金,其难度可想而知。这也就解释了基金会在声明中表示“我们的执行能力有限,必须暂停接受善款”的原因。

要知道,韩红基金会仅在此几个月前刚获得慈善组织公开募捐资格,之前其需要对接的只是有限的捐赠人。开展公开募捐之后,基金会需要对接的是无以计数的公众与海量善款——受到信任是好事,但能否应对还有待观察。

明星基金会≠明星捐款

实际上,韩红基金会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个案,此前有多个明星成立的基金会遇到同样的问题与质疑。

近年来,明星参与公益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是公益代言,即明星担任慈善形象大使、参与慈善义演活动等,这类方式不需要捐款,但需要明星亲自参与。

第二种方式是慈善捐赠,即通过个人、所属公司或工作室直接进行捐款捐物。例如黄晓明、古天乐等,其年度捐赠额都在千万元以上。
 

(来源:基金会中心网 数说基金会)
 

第三种方式是成立专项基金,即在大型基金会下设立用途专一的基金。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我国有近20个由明星独立或联合发起成立的专项基金。由于是设立在基金会之下,专项基金会并非独立法人。

第四种方式就是设立基金会。通常,基金会会以明星本人名字命名。与前三种方式不同,作为新设立的独立法人,需要有完整的组织架构和管理团队,运作起来仅依靠明星个人肯定无法实现。

更重要的是,基金会的资金来源不再仅是明星个人,而是更多的捐助者。从韩红基金会的年报数据中可以看到,基金会的资金中来自韩红的只是很少的部分。

基金会年报要求披露“年度累计捐赠超过基金会当年捐赠收入5%以上或者500万元以上的捐赠单位或个人”。那么,以2018年为例,当年韩红基金会捐赠收入为22121851.60元,5%为约110万元。但该年年报披露的大额捐赠人中并没有“韩红”,也没有匿名捐赠人。

名人基金会驶向何方

与公众认知中“名人基金会是名人在做公益”不同,“名人基金会实际上是用捐赠人的资金做公益”,当公众明确了这一点,就会对基金会提出更高的要求。

实际上,在韩红之外,明星中成立基金会的也不在少数。比如李亚鹏成立的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公益基金会、李连杰成立的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袁立成立的上海袁立公益基金会、成龙成立的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杨澜成立的阳光文化基金会等。
 

(来源:基金会中心网 数说基金会)
 

那么,如今这些名人基金会的发展如何?

比如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及其前身机构,也曾因李连杰的号召力在汶川地震、芦山地震等救援中募集了远超此次韩红基金会所募善款,但因为不能及时执行等问题屡受质疑。同时,由于基金会的赈灾善款来自公众,而李连杰个人并没有大额捐赠,也引起了种种关于“基金会善款去哪儿了”的猜测。此后,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推动了“去李连杰化”。再比如李亚鹏创立的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公益基金会,也曾经是舆论的焦点。

我们需要清晰认识到,名人所受到的信任,并不一定与其发起的基金会的能力相匹配。

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邓国胜看来,人和组织的关联度太高,这既有利的方面也有弊的一面。公众对名人有更高的期许,容易出现道德绑架,这对机构的发展会带来不利的影响。这就需要名人机构朝更加专业化、透明化方向发展。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公益研究中心总监程芬表示,明星光环是把双刃剑,因明星光环而受到关注和支持后,做得好坏与否很容易被置于放大镜下。名人基金会除了具备名人本身的特质外,还具有慈善组织的特质,这就需要强化作为慈善组织的属性,规范运作,做到同名人的社会影响力一样具有典范效应。

那么,明星基金会未来如何实现长足发展呢?

邓国胜建议,基金会可以委托专业人员来打理,名人本人的参与可以更多地在理事层面。“名人基金会未来的发展从国际趋势来看各有利弊,有的可能借助名人光环,朝更加专业化、透明化方向发展。有的会逐步去明星化,慢慢转向独立。”他表示。

专业能力在明星做慈善公益事业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在邓国胜看来,名人基金会若想做到专业化,需按照社会组织管理的规律和模式进行运作,包括项目设计、团队管理、人力资源管理等都需要专业化体现。另外,基金会需做一个战略规划,明确组织定位、项目重点,请职业经理人帮忙运作。

“名人基金会虽然是依赖名人发展起来的,但长远规划里要考虑到名人的退出机制。”程芬表示,在朝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过程中,首先要有一支专业团队,遵照法律规范依法办事,把握好法律底线,同时也要考虑项目效果和资源使用效力,用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通过洞察力、执行力、影响力做更多倡导层面的事,成为社会典范和引领者。

编辑:吴贤亮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从被称赞到被质疑 还原一个剥离明星光环的 韩红基金会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