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我的Ted演讲:社工与慈善是一份不同寻常的职业

上个月,深圳外国语学校国际部(SWIS)的邬晓莉校长邀请我参加了一次TedxYouth的演讲。这是我第一次登上Ted的讲台。

说真的,公开演讲不是我的强项,我不太习惯人头涌涌的场合,何况Ted还是蛮严肃的那种。我鼓起勇气接受邬校长的邀请,是因为这是一个向大众介绍社工和公益的机会。不是高科技,不是互联网,而是社工。这样的机会太少了

上台之前熊猫“鼓励”我,你每次对着读者讲话的时候连声调都跟平时不一样,很不自然!你能不能不要在乎别人眼里的自己漂不漂亮、聪不聪明这种事情?

说的容易!一个人站在追光灯里,照着腹稿背书,这是多么让人紧张而寂寞啊。偶像包袱太重的天秤座是没办法面对一大群陌生人即兴发挥的。

熊猫说,不化妆,不穿高跟鞋,这样的你最有魅力。

我:又来了……

“不化妆最好看”这种鼓励,少说我听了也有十年了。就算一直当作耳旁风,这风依然碶而不舍,而且越刮越强-_-” 三十岁那年我终于动摇了,也可能只是想让他闭嘴,总之——我开始尝试不化妆、不穿名牌出门见人。

碰巧又到了纽约这么一个“关我屁事”的地方,简直是丢掉好形象的天赐良机。我惊喜地发现,撕掉眼睛上的假睫毛,把连衣裙换成牛仔裤,不给头发喷定型水,真的能够大大降低我面对人群的紧张心情。只是做到如此简单的三部曲,便仿佛打开了心扉,即使没有文字的掩护,和外人面对面的时候,我开始能够勇敢地吐露自己的苦恼。

那种感觉就像从牢笼里回到了大自然,说再世为人也不算夸张。

所以这一回当熊猫让我不化妆,不穿高跟鞋上台的时候,我没有翻白眼。我把平时在家穿的文化衫和H&M牛仔裤找了出来,套上又旧又软的Everlane手套鞋,然后花了个淡妆。(上台不化妆也太直了)

于是大家就看到了这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放松的我。(撒花~)

各位可以前往这里观看全部视频:http://i.youku.com/TEDxTalks(文末阅读原文可直接观看)

由于没有字幕,下面是全文翻译:社工与慈善:一份不同寻常的职业

“我是一名社会服务专业人员,我的本科和研究生专业都是社会工作。”每次我和陌生人聊天,当我说到上面两句话时谈话常常会变得很尴尬。

人们看起来很困惑,他们的反应基本上取决于他们的性格。例如,如果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和善的人,她可能会礼貌地微笑着问我“哦,那是什么?”如果我遇到的是一个不客气的人,我得到的可能是个白眼以及“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回答。

你们的老师(本次Tedx活动在一所学校里举行)已经提醒过我,不要把这次的演讲变成授课,因此我不会向你重复关于社会工作职业的详细学术定义,我通常会把那种定义抛回给对我不怎么客气的人。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目前在中国,我们有30多万持照社会工作者,1000多万人在社会服务机构工作。

在中国,这不是一个罕见的工作,比如小鸡性别甄别师或神学家。但是人们仍然不知道社工是谁,我们做些什么。我认为这是我职业第一个不寻常的方面——一个巨大但隐藏的群体。

那么社工到底做什么呢?我给大家找了一个不那么学术的定义:帮助人们并获得报酬

社工帮助各种各样的人,我们帮助老年人,我们帮助妇女,我们帮助儿童,失业者,低收入者,残疾人…顺便说一句,我喜欢辛普森一家。很可惜我们不帮助宠物。

听起来很棒,对吧?你可以当一个好人的同时变得富有。

让我们看看做这份工作能有多富有吧

这张图的左边是深圳、香港和美国的社会工作者的平均工资,右边你可以看到这三个不同地区的各种工作的平均收入。在深圳,一个社会工作者平均每月挣5000元,我不知道在座各位有多少人知道你们的学费多少钱?有人知道吗?如果你知道的话,你就会对这个图表有更好的了解。简而言之,除了香港,社工的收入往往低于平均水平。

当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的时候,我在纽约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如果我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嗨!我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一名学生。”人们通常对我印象深刻,然后说:“哇,你一定很聪明!”

但如果我说“嘿,我是哥伦比亚社会工作学院的研究生”这样自我介绍的话,人们只会敷衍地说“哦,你人真好。”人们这么说是因为他们知道,我靠这份工作可能永远也买不到一幢大房子,但我必须付5万美元学费才能拿到和法学院的学生同样的学位。作为一项投资,它不太合理,对吧?

这是我的职业令人沮丧的一个方面——它不会带给我名利。你不会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你已经得到了报酬。

你的朋友、家人、父母都不知道你的工作多么富有意义帮助艾滋病患者找到工作,帮助特殊的孩子获得平等的学习机会,或帮助贫困妇女摆脱丈夫的暴力

这是因为我们帮助的大多数人都是低收入、易受伤害的人,他们是这个社会里是无声的一群人。不幸的是,我们帮助过的99%的人将来并不会光芒万丈地回到你身边。现实世界中是没有童话对。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有时甚至让人绝望。

你一定会想:为什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想做社工和慈善呢?

因为我很善良?还是因为我喜欢助人为乐?

不是的。说实话,我最爱的是我自己。我不想贫穷或受苦。我很想和家人一起舒适地生活,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去度假,吃顿丰盛的晚餐,而且我真的很喜欢购物。

我认为社会工作这份职业真正不寻常的一面是它使我百分百的真实。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真实”意味着诚恳,但“真实”同样意味着不隐藏自己的缺点和欲望

社会工作的核心价值是人性,和医生一样,但有时我们的工作比医生更难,因为我们必须让对方信任我们——包括吸毒者和罪犯。

医生不一定非得知道病人为什么要自杀,但我们需要。我们相信许多人类的问题不能简单地通过手术治愈,治愈一颗破碎的心需要的是真诚和同理心。即使你超级善良和富有同情心,你也未必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社工。你必须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真实是很难的。我读研究生的第一学期,教授要求写大量的自我反思,例如“回顾你在哥伦比亚大学的第一周”,“作为一个社工学生感觉如何”。

一开始我觉得这些作业非常简单,比三年级小学生的日记也难不了多少。结果你们猜我得了多少分?

我得了个F(不及格)。

教授要我重写。

结果交上去又是一个F。

这简直是场灾难。大家知道我以前是个记者,现在还是个作家,而我的写作作业却得了两个不及格!我无法接受。所以我和教授约了个时间,试图挣回自己的脸面。

她说,你的写作很有技巧,也写了很多细节,但我没看到你写自己的感受。

我有点无语,回答道,“嗯,其实我的感觉都在这些细节里了。我是个亚洲人好吧,我不像纽约人那样直来直去。你想让我写什么呢?“哇哦,能来到常春藤太棒了!”?

她说,是的,我想让你写每一句话都用“我感觉……”开头

那是在2014年,我的祖父刚离世不久,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深感悲痛,但我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我是一个刚入学的研究生和两个孩子的母亲,我肩负着许多责任,不允许我崩溃。

直到我开始重写这些作业。

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向其他人展露自己破碎的心。当我写这篇愚蠢的作业时,我哭得一塌糊涂,并且意识到一个人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去面对自己,特别是自己的坏情绪。我从来没有见过其他职业像社会工作这样,迫使你敞开心扉,深入内心。

今天我们演讲的主题是“突破玻璃天花板,打破常规”。你来到这里可能也想听听我是如何为成功而奋斗的。但是你知道吗,作为一名社工,此刻我想对你完全诚实,我想说:我没有任何玻璃天花板。我不曾因为我的年龄、性别或肤色而被学校或工作拒之门外。

我为我自己选择学术方向、事业、婚姻和友谊。我儿子说,不管在办公室还是家里妈妈都是老板,我希望他只是开玩笑。当然我遇到过很多挑战,但我还没有看到过头上有不可逾越的天花板。

今天在座的许多人也是这样的。你很有激情,很有野心。你有目标,也许是去斯坦福大学读书,你有远大的梦想,例如改变世界;或小一点梦想比如成为有钱人。你很清楚如何实现这些目标:努力地学习,必要的时候也要有一些小聪明。

我曾经认为,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和我们一样:想走得更远、爬得更高、变得更强,并最终成功。所以当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服务对象时,我很同情他们。同时我也认为他们不够努力,这是他们自己的错。我曾经是“美国梦”的忠实拥趸,所以我拼命说服他们,不要高中辍学,申请奖学金,不要再吃薯条,不要怀孕。

直到有一天一位同事问我,Didi,你有没有被钱困扰过,我的意思是,为了生存困扰?

我说没有。

他说,我有。我以前的体重有300磅,因为麦当劳是最便宜的。我知道我应该去健身房,多吃些沙拉什么的,但我买不起。你的服务对象也一样。他当然知道上大学很好,但他现在需要一份工作和一笔钱。人需要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下做出最好的选择,而不是你的环境。

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世界并不公平,每个人手里的剧本都不一样。上学是一种特权,做梦是一种特权,即使是玻璃天花板也是一种特权——至少你想往上看。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不应该把成功的全部功劳都归功于自己,而忘记自己从哪里而来

我深爱社会工作,因为它告诉我什么是真正的人性。人性不仅仅是拯救生命,而是理解没有人天生就是一个失败者,没有人天生懒惰、自私、软弱或热衷于暴力。

随着我们对这个世界了解得越来越多,我们就会明白,带我们走得更远、更高、更强的,不是我们的智商,不是我们的钱,而是人性。

– END –

作者:Didi

   来源:Didi得

编辑:谭晨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我的Ted演讲:社工与慈善是一份不同寻常的职业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