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督导专栏】面对空降主管的挣扎

由我担任外部督导十年的一家基金会,最近迎来了新的挑战。根据这家基金会一位最资深督导小A 的说法,整个机构都弥漫着一种惶惶不安的气氛,原因很简单:原来的执行长因为年纪大了要退休,团队本来以为小A 会接任执行长职务,没想到董事会却从外面挖了一名没有实际经验的退休公务员来担任此职,期待的是他丰富的行政经验与政府人脉关系,能够为组织带来获益。

新的执行长还没到,各方消息就已经纷纷扰扰:有的人说他在政府部门那么久必然思想僵化;也有的人说他退休后正想求得再次一展能力的机会,所以会大刀阔斧地干好这个工作。无论各种说法怎样,小A 心里都五味杂陈,既要说服目前团队同人既来之、则安之,又要维持日常业务运营,最后还要安抚自己“为什么不是我”的自我怀疑情绪。不过一个多月,来见我的时候他已经瘦了几斤。

“那今天你最想讨论什么呢?”我问。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脑子很乱,今天希望能整理整理思绪,找到个方向吧。”小A 回答。

“那找到方向后跟现在会有什么不一样?” 我追问。

“找到方向后,我心里不会那么纠结吧,可能会对去留作出最终决定。哎呀,跟您这么一说, 才发现原来我以为自己没那么在意,其实还是很在意啊。” 小A 呵呵地苦笑了两声。

“说出来以后觉得好一些?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是通过说出来或是写下来来厘清思绪的, 原本混沌的脑子在这两种操作下会启动自然梳理机制。”我跟进道。

“其实挺难过的,我一直不太想承认。我一面想,难道我是这么没有气度的人吗?说不定我确实能够从新领导身上学习到更多呢。但另一面,我又觉得他过往一点都没接触过我们这个领域,这一来我肯定要更辛苦地承上启下,可是, 我为什么这么做呢?”小A 原本来轻松起来的语气开始变得低沉。

“是啊,究竟为了什么呢?”我也等着。有时候,答案需要一点空间跟时间才能浮现。

等过了两杯茶的时间,“我想是舍不得同事吧,毕竟大家都一起冲刺了那么久,我知道我是可以带领大家继续攀向新高峰的那个人。”这句话,是温厚的他表露出的少见自信语气,我知道以他的个性,绝对是想清楚了才说出口的。

“那么,为了带同事继续攀向新高峰,面对即将到来的主管,你愿意做点什么事呢?”我试图继续鼓劲。

“我不能对抗他,虽然我心里挺想的,但是对抗没有好处。我得先让他知道我们在做些什么,以及即将要做的项目规划。让他尽快理解工作,也理解团队分工的状况。”小A 的回答让我觉得非常满意,这是为了团队大局而调整自我的成熟表现。

“你听过一句话叫做‘抵抗的会继续存在, 静观的会消失’吗?我觉得你刚刚就展现了这个状态。这是一种成熟的组织管理者才会展现的品质,因此不管你的职位是什么,我认定你一定是这个组织的精神领袖。” 我真心地赞赏着。

“真的吗?老师,您这么说我真的是受宠若惊啊。不过‘抵抗的会继续存在,静观的会消失’ 这句话具体是什么意思呢?”小A 有些不解。

“这意思是说我们的心念流转状态会影响到事实发展状况。当我们想要抵抗什么、抗拒什么的时候,因为全身心的力气都放到了对抗的心念,所以就会引来更多与之对抗的人、事、物,但若是我们可以静下心来,更抽离地观看整个局面,放掉要对抗的意念,那一切清晰起来之后,原来困扰的那团迷雾便会消失。”我解释道。

“哦,还真的是,我刚刚想清楚我为什么这样想、这样做之后,好像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看上去,小A 如释重负。

笑容再现,我们又干了一杯茶。

郑杰榆
清华大学N G O 管理研究所博士,台湾非营利组织领导力发展协会会长,广东省社工师联合会、广州市社工协会督导培训讲师

编辑:吴贤亮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督导专栏】面对空降主管的挣扎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