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周文芳:精障患者音乐治疗社工实务心得

文/深圳市社联社工服务中心 周文芳

音乐治疗?起初对音乐治疗感到非常的好奇,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治疗方法呢?很有幸,我与精障患者一起参加了一次音乐治疗体验。当大家围圈坐好时,老师便拿着手中的吉它说:“我来、你来、我来、你来。”说完就唱起来了,且是应景临时编唱。当时就感觉老师好厉害呀。老师说:“其实我们大家都可以像她一样随时随地编唱歌曲。”我心想:精障患者能随时编唱吗?这对我来说都难,何况是他们呢!

初认识

在大家围圈的里面有一堆乐器放在桌上,各式各样,形态万千,有的是圆型、有的是三角形、有的像叉子、有的像棒棒糖、有的是由坚果壳做的、有的是由树皮做的,还有各种无法形容出来的乐器。每种乐器发出来的声音也不一样,有的像海浪声、有的像沙子声、有的像翠鸟叫声等等;对于这些不同的乐器,如何演奏,这让精障患者们非常的期待。

初体验

大家期盼的演奏即将开始,有一框五颜六色的像鸡蛋一样的乐器,拿起来摇动的时候像沙子一样发出“沙、沙”的声音。之后所有参与者每人拿一个自己喜欢的颜色的“蛋”,用这个“蛋”上下摆动,发出“沙、沙”快慢的节奏进行自我介绍,当自己在介绍时,其他参与者同时用“蛋”发出“沙、沙”的声音与之配合,没想到大家配合的如此和谐统一。虽然服务对象是特殊人群,但在音乐面前大家都是如此的投入、齐心。

通过刚才的小小自我介绍环节,精障患者们对这些乐器更感兴趣了,接着每个人挑选了一个自己暂时感兴趣的乐器,拿到乐器后我看见精障患者们纷纷开始琢磨手中的乐器,有的拍中间、有的拍旁边、有的拍正面、有的拍反面,同一种乐器拍在不同的位置发出的声音也不一样,这时我能感觉得到精障患者们都是发自内心的快乐,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开心地笑容。接着大家遵守老师用乐器发出的不同韵律的指令,逐一向隔壁伙伴交换乐器及座位,一次又一次按照指令进行着,直到所有的参与者体验了所有乐器,虽然这个时间持续了半小时,但是精障患者们却是很投入地敲打着不同乐器,享受着不同乐器带来的欢乐。

感想

乐器的每一次交换、每一次探索、每一次重奏都让我心底感到喜悦,而精障患者的地投入程度也让我感到惊叹。也许这就是音乐治疗的魅力,它可以让人忘记烦恼带来快乐,让人懂得配合、懂得尊重、懂得释放。而这种群体的各式乐器合奏更加讲究的是完整参与度和融合。让我们用音乐去疗愈精障患者心中的创伤,用音乐帮助精障患者与社会融合。

编辑:钱娇socialworkweekly.com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周文芳:精障患者音乐治疗社工实务心得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