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他们为什么不来参加活动了?社区养老服务案例分享

初识幸福院,好幸福的感觉

2017年底,第一次踏入大岸村幸福院,见到岭南建筑特色的四层楼、崭新明亮的场室,我心里突然间感觉大岸村的村民好幸福,幸福院这么高大上。

大岸村幸福院座落于大岸村中心位置,前身也是老人活动中心。由何乃林先生为秉承其父何永苏心愿,出资450万重新建设而成,并将此楼定名为何永苏楼。该楼颇具岭南建筑特色,总共有四层高,楼内采光充足,场室设计宽敞明亮。

大门口用金漆写着“大岸村幸福之家”,表达了何乃林先生对家乡人民的关爱,期望乡亲都能在此安享晚年,休闲娱乐。

认识社区,向多方请教

整个12月,我们社工3人和支援的同事走遍村中大小巷,完成了150份调查问卷。调查结果发现村中长者有以下特点:

1、女性长者占的比例较大;

2、文化水平较低,普遍分布在文盲及小学阶段;

3、长者们很关注健康,患慢病的较多,疾病治疗意识较强,但治愈率较低;

4、70岁以下的低龄长者的日常都是种菜、照顾孙儿、照料家庭三餐,还有大部分的健能长者还在打散工赚钱,如扫地、煮饭等。

根据调查结果,我们开了一个长达5小时的会议。对于社区养老、老人的日间活动中心该怎么做,我们经验不多,感觉无从下手。幸福院项目开始一个月,场室设备未齐全,每天来幸福院的老人屈指可数。督导王少英提醒我们:“要聚集人气首先需要对外宣传以及一些契机或仪式,近段时间就有一个机会,很快就是冬至了!”

对啊,所谓冬至大过年,这是农村里非常重视的传统节日!以庆祝冬至为由,在幸福院内搞一场大规模的活动,不就能让很多长者来幸福院,并且可以通过活动了解幸福院了吗?以此开头,我们进入了更多的谈论。

“只有一场活动,是不能保证每天都有长者来幸福院的啊!”

“我们可以教长者做操,我们在走访时很多长者都说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健康呀!”

“在调查时我遇到一个长者,他说自己以前是老人协会的成员,我们去请教他吧!”

“除了长者,或许我们还需要听取更多持份者的意见!”

……

心动不如行动。我们走访了老人协会的骨干成员,超叔说:“旧的老人活动中心只有打牌。后来拆了重建现在的幸福院,大家去那里玩的人就少了。如果举办多样化活动,大家都喜欢的。”我们又先后走访了社区党委委员、曲艺社、乒乓球协会等相关人员。

曲艺社负责人乐叔说:“曲艺社也在幸福院里,我们也想想办法,组织曲艺社成员每周三下午开局,让大家都能听听粤剧,热闹热闹。”

试行服务,从“健康操”开始

经过思想的碰撞,我们拟定了活动安排:周一、三、五早上快乐健康操,周二、四上午唱歌,周一下午开展丝网花,丝网花是社工阿芬拿手的,计划在冬至当天的活动中向长者重点介绍活动安排。

由于场室的设备未完善,在没有投影和电视的情况下教长者做操,社工只能自己当教练。于是,我们分工合作:有的准备活动道具用品,有的学做操,有的抽时间到村里派宣传单,邀请长者冬至来参加庆祝活动。

在冬至当天,大岸村幸福院迎来了第一场公开活动——“齐齐学做操,健康过冬至”。项目刚开展,义工缺乏,主管陈童向机构申请调用了10位同工来协助开展活动。在社区党委委员的帮助下,我们又找到能负责签到的爱姐。爱姐是村中的妇委,为人热情、乐于助人。她还是“大岸通”,几乎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还写得一手好字。

当天活动很顺利,在礼品的吸引力下,整个多功能室坐满了好奇的长者。活动设置了互动游戏、有奖问答、齐做操等环节。在有奖问答环节,我们送出丝网花,很多长者们都是第一次见丝网花,觉得非常好看。主持人告诉大家这些丝网花是其他社区的长者做的,大家有点不相信。主持人乘机宣传丝网花兴趣班,现场就有10多位长者报名要参加。在活动结束后,谭婆婆主动找我们说:“我最喜欢做操了,如果幸福院每天都开展早操活动,我每天都会来的。”

在开展健康操一周里,每天都有20多位长者来做操。我们与长者聊天发现,长者真心希望每天做操,大家都说每天做操有利身心健康,老人们的诉求与“积极老龄化”的理念不谋而合。我们积极配合老人们的需要,调整将健康操的时间调整为每天的九点到十点;健康操的内容从动作慢的手指操、八段锦再到动作快的五行健康操。活动中给每位长者都配备一张椅子,每天在做操前会温馨地提醒长者累了坐下休息一会,对于较弱能的长者鼓励他坐着也跟着节奏动动手,感受感受音乐的愉悦气氛。

我们紧跟着又推出了健康操积分制度,每两个月统计积分,分别给予“积极奖”“活跃奖”“参与奖”三个级别的长者兑换礼品。健康操积分制度一推开,大家的热情被点着了,每天来幸福院做操的长者平均都有50人以上。幸福院的运作好像走入了正轨,越来越多的长者开始关注幸福院的各色活动。

幸福院开展的康复服务、春节送春联、闹元宵游园活动、丝网花班、烘焙班、唱歌班、祖孙同乐年趣手工班,都吸引不少的长者前来参加活动。长者们也成为了幸福院的宣传大使,每次有活动,大家都会帮忙宣传。

他们为什么不来参加活动

转眼到了5月,天气渐渐热起来。我们发现恒常活动中常来的长者几乎都是女性,男性长者只有两三个,而且下午来参加活动的长者越来越少了。

是大家的热情减退了?是天气热了大家不愿意出门?还是我们设计的活动不符合长者的实际需求,吸引不了大家的兴趣?

带着疑问,我们在星期一上午健康操结束后,召开了一个简单的服务对象座谈会。在问及长者为什么下午不愿意出门时,长者们说:“天气太热了,出门就像烤鱼一样!”“我喜欢睡午觉,没什么事都不想出门。”“一整天来幸福院是不可能的,家里也有做不完的家务啊,总要留点时间做家务。”“丝网花我真做不了,手又痛、颈又痛。”听到这里我们开始意识到,长者们不仅有自己的娱乐生活,他们还担负有照顾家庭的责任。

为了了解男性长者不来幸福院的原因,我们决定下午去社区漫步,找男性长者聊聊天。我们在榕树头看到了几位伯伯,伯伯跟我们说:“我们男人啊,能走的都去种菜啦,能劳动的都不能懒啊。”快到四点半的时候,我们走到了七队篮球场,看到一群街坊聚在一起有讲有笑的。

过去一打听,原来大家都在这里等校巴,准备接可爱的孙儿放学回家。李阿姨说:“我们都是做好茶点,早早出来等校巴的。不敢来晚了,让孩子等不好啊。”原来这个时间点,长者们都在围着孩子转。

我们找到老人协会的骨干成员九叔请教。九叔说:“以前在活动中心打牌的老人几乎都是男人,现在健在的都很老了,下棋的人更少了。”在沟通会议上,我们提出了男长者少的困扰,社区书记和党委委员的意见是不能强求。

一轮的调查和访谈,经过督导的指导,社工的思想对对碰,大家决定将下午的活动多元化,每天面向不同兴趣的长者,活动内容要有动的也要有静的,活动方式要以半封闭小组的方式举行,成员以招募自愿参加为主。每天下午的活动内容不一样,参加者不一样,既能保持幸福院有人气,也能让长者根据自己的兴趣参加活动的同时留有照顾家庭的时间。

幸福院渐渐又热闹起来了,经过三个月的服务开展,我们确定服务调整是有成效的,每天看到热闹的幸福院和长者充满笑容的脸,这一切都能化解我们工作的累,化为源源不断地动力。

助人自助,幸福敲开了长者的心门

经过我们的发掘、引导和协助,在助人自助的理念下,幸福院长者成功建立了一支友晴天志愿服务队,一支太极队。

友晴天志愿服务队参与幸福院日常管理和组织各项活动的开展,从院内到院外,从探访到开展活动,都能看到友晴天志愿者的身影。在长者生日会活动中,寿星的一句“外面买的蛋糕奶油太多不好吃”触动了志愿者的心,马上着手学做蛋糕。

从11月开始每月的生日会蛋糕全是志愿者亲手制作,一个10寸的生日蛋糕和150个左右的杯子蛋糕,是志愿者们忙碌一上午的成果。能坚持每月亲手做蛋糕,是大岸村长者的志愿精神的体现。志愿队里的英姨,以前邻居们都认为她是一个“古怪”的孤寡老人:不笑、从不请客人到家里做客、窗户的玻璃用报纸遮挡住、不与邻居说话。

英姐来幸福院参加活动后渐渐地变得开朗了,脸上有了笑容,有能聊天的朋友,还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现在英姐成为友晴天志愿队的一员,也已是志愿队里的骨干成员。英姐说“原来帮助别人自己也快乐。

大岸村太极队在今年8月进行了“首秀”!社区文艺晚会原本只是年轻人的舞台,今年多了一群积极的长者,她们不服老的精神和精彩的太极表演得到在场所有村民的掌声。太极队的梁姨说:“我一辈子没有想过能上舞台,这次我真上台了,全家人都来为我打气。梁姨当了一辈子农民、不是种田就是带照顾家庭带孩子。加太极队后,梁姨的生活不再只有柴米油盐酱和孩子了,也有了自己的追求和兴趣。梁姨脸上总是带着自信的微笑。

牢记社工心,建功新时代!我们只有不断改变、不断学习,深入村民,听见长者们的声音,以人为本,按需开展服务,才能真正地让长者们在社区里幸福养老,真正地做到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老有所依、老有所学。

希望幸福院的幸福能敲开每位长者的心门!

2019西樵镇社会工作案例大赛 三等奖优秀案例

编辑:吴贤亮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他们为什么不来参加活动了?社区养老服务案例分享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