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遭受家暴、身患疾病、居无定所的抑郁症女子,开启新生活

几经波折,历时一个多月,遭受家暴、身患疾病、居无定所的忧郁症女子,曾多次想要自杀或者作出冲动伤害他人的事情,终于在街道民政科指导下,社工与妇联、综治办、居委、援助律师等联合帮助下,能够获得走出痛苦阶段,用理智的方法获得合法权益(5万现金赔偿),开始新生活!

一、基本信息

G小姐(案主),40多岁,四川人,离异不久,2015年G小姐带着儿子(10多岁),与荔湾区海龙街龙溪社区H先生(50多岁)重组家庭,H先生与前妻育有一个儿子(20多岁),一家四口。因H先生前妻介入,G小姐与丈夫关系非常的紧张,丈夫因案主不同意与其离婚,而对案主进行家暴,丈夫与前妻采取一些较为极端的方式来逼迫她离婚,例如:打骂、泼辣椒水,用电线绑起来打等,并且两次起诉离婚。 G小姐几年来求助过电视台和解节目、警察介入、妇联调解等,均未能很好彻底解决二人婚姻情感、财务纠纷问题。

二、个案来源

街道综治办工作人员转介G小姐,因家庭婚姻问题,有轻生的念头,情况十分紧急,需社工马上介入,案主因不满法院判决了与丈夫离婚,因此G小姐写信到市政法委,威胁如果判离婚就去寻死。综治办工作人员表示案主患有抑郁症。

三、个案需求

1、案主无法接受离婚事实,同时不满赔偿结果,情绪十分不稳定。

案主付出大量的金钱和感情,最后却被这样对待,不想跟丈夫离婚,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也希望可以跟丈夫和好。现遭受离婚、身患疾病(二级高血压)、忧郁症的她曾多次想要自杀或者作出冲动伤害他人的事情。前不久,自己回老家,因抑郁症想不开把自己老家唯一房子烧掉了,案主表示自己死也要死在广州。

  • 案主身无分文,急需解决基本的食宿。

案主仅有的积蓄10万,2015年全部投入H先生(丈夫)房子装修、家具购买。目前不敢回家,因为怕丈夫打她,居无定所,案主表示由于身体疾病原因暂时不合适工作,靠借朋友钱度日,但案主表示身边朋友逐渐也不太愿意再借钱给她了。

四、社工介入

1、社工透过倾听、同理等方法,协助案主宣泄负面情绪,获得情感支持。

案主描述遭遇的不幸的时候,社工运用同理和耐心倾听,使案主有意愿继续说下去,并且得到一定的情绪宣泄。

2、案主情绪相对稳定后,协助案主用优势视角看待自身处境,理智看待婚姻关系,聚焦寻找解决问题方法。

社工引导案主看到社会对案主给与帮助和支持:援助律师积极为其争取合法权益;法官为案主安排心理咨询师,提供情绪缓解服务;街道综治办工作人员也十分关心,不希望案主自杀或者受到伤害。

3、社工申请社区爱心平台(居民爱心互助平台)救助金,缓解案主的燃眉之急,满足案主基本生活需求。

案主认为在身边人都不愿意再帮助她,社工能够理解她、帮助她。案主她开始看到希望,告诉社工:“离婚后我要好好做人,不再去想杀死坏人啦,也不想自杀啦,面对困难,战胜我的病魔,谢谢你转告帮助过我的好人。”

4、几经波折,终于争取案主的丈夫的积极配合,开始信任社工,有意愿以协商方式解决问题。

社工告知丈夫,最近案主身体、心理、经济等方面状况不太好,可能有轻生的念头这些情况,他的回应是“她这样是做戏给别人看的,不用管她,她这种人不需要去同情她,要了解她就去警察局了解吧……”情绪有点激动,相关话语重复说了几次,之后社工回应“我们并不是想要去干涉你们的婚姻,你们的婚姻关系是你们个人的事情,并且我们已得知法院已经通过了二审。现在主要是得知她的状况不太好,刚刚你说她现在这样是在做戏,但是有时我们也很难保证她做戏做着会不会变成真的,尝试找到一些更好的解决方法,也知道你这两年因为这件事很烦恼、很辛苦、也希望尽快解决这件事情。”他听完就稍微情绪没那么激动。案主丈夫对于案主感到非常的无奈,根据案主丈夫描述也得知案主尝试求助过很多地方,例如:警察局、法院、居委,因此案主对于解决此事件的问题采取的措施还是比较积极的,至少不是采取伤害他人的方式来解决。

社工通过同理案主前夫在此事件中的不易和艰辛,使其有意愿与社工多说相关的信息的。通过案主前夫对于事件描述,以及情绪的表露和最后答应社工之后可以继续联系他,感受到其对于解决此问题有迫切的需要。案主丈夫担心社工是为了帮助案主来找他说教的,因此社工一开始向其澄清,消除其顾虑。

5、调整案主沟通方式(非情绪化),理智向丈夫了解关于赔偿处理,社工作为中介,协助二人在处理离婚赔偿问题上可以达成一致意见。

(1)案主丈夫H先生表态现在不想再谈论过往与G女士之间的任何事情,也不想再去评价谁是谁非以及目前双方的状态,只想专注于将目前的问题解决。

关于支付赔偿款和撤诉事件。其表示由于经济问题无法一次性支付,于是提出一个解决方案,该方案为本月16号支付3万元,剩下2万分期6个月支付,每个月可以给一些利息,每个月支付3500元,条件是案主撤诉,其表示希望社工可以将此方案传达给案主,并询问案主意见。支付赔偿款需有人作为见证,其表示支付赔偿款需与案主签订协议,将赔款与撤诉日期明确规定,在社工或者相关部门的见证下进行。

(2)案主回应对于丈夫所提出的两种方案都不能接受,只能接受一次性支付的方式,否则不撤诉,并且将之前与前夫的短信聊天记录截屏发给社工,短信内容为其前夫前一段时间承诺案主,如一次性支付赔偿款需要案主撤诉,因此案主对于丈夫承诺的变动感到很生气。

(3)案主丈夫主动约社工见面,此次面谈主要是围绕支付赔偿款和签协议两件事展开谈话。案主丈夫表示目前筹款差不多完成,但是由于向别人借款,他人转账需要一些时间,所以一部份钱还未到账,预计几天后能够全部筹齐,其表示并强调并非是没钱为借口来拒绝支付赔偿款,而是确实是没钱,于是拿出手机给社工看其向人借钱的短信内容,说出现在没有钱的原因,由于去年儿子网贷,帮忙还了十几万。

(4)另外一件事是关于签协议,由于司法所不能够受理已经上升到法院处理的案子,因此询问其意见是否可以去居委签,其表示也可以,只要是有人见证就好,其表示协议内容可加入:1、撤诉2、此后一切行为均与对方无关3、不再通过任何途径相互攻击。社工提出考虑到案主疾病医治、基本生活需要,是否可以先支付给她三万块,剩下的之后再给她,H先生表示没问题,并其表示支付方式可以是现金或者转账。
   (5)最后案主与丈夫在离婚赔偿问题上,能够初步达成一致意见。
    6、协助案主与丈夫签离婚赔偿协议,案主一次性获得的五万元现金赔偿金(法院判决合理金额)。
在社工、居委见证下,案主与H先生在和谐的状态下达成一致意见,签订协议,双方达到期待。案主收到钱之后十分感谢社工,并且说要给钱给社工和请社工吃饭作为感谢。社工婉拒并说明不能接受服务对象的钱财的工作原则,但由于案主特别的热情和执意要给钱给社工,于是社工感谢其心意并向其介绍社区爱心平台相关情况,由于之前案主有申请爱心平台的爱心基金在十分困难的时候,因此介绍其可以捐赠一些钱在爱心平台,帮助更多的人,以此来作为感谢社工的一种方式。其表示非常乐意,捐了300元并且写了一封感谢信作为对社工的感谢。
    7、波折再起,案主和丈夫约定到法院撤诉,期间案主因丈夫“没有看她一眼”的冷漠态度,再度情绪化,法官暂停开庭,社工疏导案主情绪,联合援助律师再次调解后,双方以握手言和的方式,结束二人婚姻矛盾关系。
社工跟案主谈话,了解案主的情绪状况原因,其表示前夫到现在的态度都没有一点改变,“即使是做不成夫妻做朋友也可以啊,但是他现在一句表示都好啊,起码说句以后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或者道个歉”社工了解其期待之后,与案主丈夫商量,但案主丈夫表示不想通过道歉的方式,于是社工询问是否可以通过握手言和的方式,其表示可以,案主也表示可以接受着握手言和的方式。最后经过社工的耐心调解下,案主最终同意撤诉。

作者:饶小云、陈慧、徐金霞

来源:广州市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手册

编辑:尤希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遭受家暴、身患疾病、居无定所的抑郁症女子,开启新生活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