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匿名说说我看到的社工行业一些内幕!

今天我打算以匿名的方式投稿,这是我第一次投稿到社工公众号,我写文章的内容仅仅代表我个人观点。我去了很多项目点,发现许多机构存在下面一些问题。

1.社工的两难

有的政府部门人员认为所有服务对象都可以入户探访,不可能存在拒绝入户探访的。事实上,有一些服务对象很厌烦社工探访,社工处于中间位置动弹不得。不去探访,民政说你没有关心到,假如去的话,服务对象采取关门或过激行为来赶社工。很明显,政府不愿听这些理由,只会把责任怪到社工身上。

2.还没稳定好项目运营就说要创新

一些机构总干事假如是本地成长的,还可以理解社工项目的难处。但如果是从一线城市来的大老板又没做过一线社工的话,那么困难来了:老板会认为只有创新才能夺得生意,于是拼命想去参观其他城市的社工站,参观完立马有想法;一听到政府的建议,又诞生另外一个想法。每次想法变化会导致项目变动超大,没办法正常开展工作,而且老板不会听你的难处,也不会结合环境去想合不合适,然后开始怪罪都是社工的能力问题。不了解社工做什么,更不了解社工行业的变化,认为社工是闲的,直接安排社工站以外的任务,根本不管社工的压力。

3.项目负责人能力差

有的机构是人就招,根本不管经验是否对口专业是否对口,只考虑个人目标不管团队感受。比如某机构老板一心只想把重点放在养老领域,疏忽社工站项目或专项,将所有人力和财力都放在养老领域,忽略其他项目的感受。而且老板认为社工项目的东西简单操作就可以了,不用去管合同的任务,即使社工提出也会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4.机构老板滥用标准

有一些机构总干事总是把上海或者北京或者深圳等一线城市的管理标准搬到社工项目上,导致负责项目的社工跟不上管理制度。

5.项目复制

每一个项目都会有一份调研报告,但是有一些项目,主任为了躲过检查又或者觉得这个项目调研很难做,直接对一个服务群体随机起一个名字,把同样的服务写成不同服务名称和意义,比如社工站长者服务领域,主任在长者服务范围又做一个情绪类长者服务,其实做的都一样,只不过调研报告产出不一样,那么我想问一下意义在哪里。

以上是我看到的一些问题,不针对所有机构。谢谢。

编辑:涂才婷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匿名说说我看到的社工行业一些内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