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公益的江湖:京派、海派和粤派

【2018年12月9日参加三一基金会&北京脱口秀俱乐部联袂推出的“益想天开脱口秀”,奉献了我人生的第一场脱口秀,与有荣焉。这次玩票领悟到了脱口秀巨大的魅力,认识了一群怀揣理想主义的脱口秀演员们!以下是我的文字稿,舞台上我很紧张,据说脱口秀更应该“有趣地聊天”……】

图1:手中是道具菜刀,不让带真刀 

  大家好,我是“御风”,来自上海,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讲,手中这把菜刀如何引导我做公益的。

十年前我说我要做公益,身边的人老奇怪了:公益,那不是白白胖胖老阿姨做的吗?

当时我就纳闷了:我哪里不像白白胖胖的老阿姨了?

2007年我在天涯社区和网友打赌,赢了5000块钱,可高兴了,于是决定像个白白胖胖的老阿姨那样,要把这钱做公益。

你说捐给谁呢?我就想啊,2004年崔永元采访过一个美国活雷锋——丁大卫,感动了无数中国人。他1994年就来到甘肃东乡,一个特穷苦的地方自费支教,所有钱都用在教育上,朴素到一个帆布袋装下了五年的积蓄。洋雷锋那是活久见啊,丁大卫就他了。

捐之前我想,万一遇到美国骗子怎么办?我就先捐了300块试探下。丁大卫很快回信说,东乡的学校修了个厕所,花了2000块钱,其中就有我的300块。想想有个茅坑是我捐赠的还挺激动,就不知道茅坑有没有刻上名字。看来丁大卫靠谱,我就把5000块一股脑邮寄给他了。

几个月后,丁大卫给我回了封信,说他很高兴,这是他在中国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赠。这钱怎么花了呢?他买了火车硬座,带着东乡的6个老师去了趟广东参加培训,老师在珠海第一次见到大海,非常激动。来回总共花了4000多,还剩下了些钱。他思来想去,非常郑重地给学校女教师,每人买了一把菜刀和一个电暖宝作为三八妇女节的礼物。

菜刀多实惠,能做菜做饭,每天都用得到,真不愧为居家旅行之必备佳品。幸好那时候还没实行菜刀实名制,东乡族女性名字可难写了:尕豆妹、海迪亚、和哲阿姑……丁大卫可不得翻着白眼写半天。

回信上,丁大卫的汉字写的歪歪扭扭,可特别认真,透着一股简朴的真诚。这封信还附上了厚厚一沓收据,每一笔支出都有详细记录。

图2:丁大卫寄来的收据 

丁大卫和太太韩诗蝶的落款是2008年5月12日。那年“512地震”深深震撼了我,地震之后不久收到丁大卫的来信让我陷入深深的思考。那一年8月我选择全职做公益,加入了中国最透明的基金会,决心做公益就要做到透明尽责。

在这十年中,正是丁大卫这把菜刀提醒着我:做公益,真诚在心、透明在手,不求多么高大上,但求踏踏实实对得起每一份善款。

2008年至今,公益行业得到了快速发展,涌现出一批勤勤恳恳、真诚简朴的公益组织,数量很大,但资产规模、知名度、专业化程度都相对比较低,80%甚至90%都是小微组织。在我心中,把他们归类为“公益菜刀帮”,就好比江湖上的丐帮。丁大卫身上和洪七公一样,有着一股接地气的“菜刀精神”——真诚、简朴。

菜刀帮就隐身在我们身边,虽说是公益江湖第一大帮派,却不为大家所知晓。丐帮虽然人数众多,可江湖上话题中心永远是“武当少林和明教”。大家知道更多的是那些大型公益组织,今天也和大家讲讲他们的特色。

鲁迅先生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公益也不例外。连个月饼都有五大门派:广式的、苏式的。除了菜刀帮之外,公益江湖还有著名的三大门派,分别代表三个思潮:倡导主义、管理主义和赋能主义。

这第一派倡导主义,重在政策倡导和公众教育,我称之为“京派公益”,例如三一基金会支持的 “益想天开脱口秀”就属于公众教育,倡导科学公益理念。脱口秀哪里科学了?我可一点没看出来。

京派公益到底有啥特色?说的大白话一点,就是“喇叭公益”,光说不做。

“喇叭公益”大概和咱北京人能说会道有关,这个公益项目才有个点子,这宏大的愿景、伟岸的蓝图已经徐徐展开,巴拉巴拉大喇叭已经说出去了。一年之后听到他们还在讲同样的话、同样的PPT,那幅蓝图还在徐徐展开。北京公益组织特别爱开会、特别爱办高大上的论坛,奇怪的是,这会议开着开着有时候这事居然成了!

举个例子,“免费午餐”是给农村孩子们提供午间一顿饭,改善孩子们营养,现在这个项目的创始人更有名了【答应我,节目结束之后再去度娘】。“免费午餐”在社会上引起了人们对农村孩子吃饭问题的关注,2011年国务院启动了营养午餐计划,中央每年拨款160多亿元,让农村孩子都能吃上饭。这事一般只有我们北京公益同仁才能干的到。

再说第二派,管理主义,追求机构和项目管理的专业化、精细化,更接近企业管理,我称之为“海派公益”。和京派公益能忽悠比起来,海派公益只能算是“哑巴公益”,光做不说。手下活细腻、管理专业、还有国际范,但闷头干活不发声。

举个例子,我前东家,一家公益圈非常知名、公众知名度很低的真爱梦想基金会,拿过两个国际硬核认证,管理细致到什么程度?给学校采购的物件,大到电脑地板,小到几块钱插座必须经过国际ISO管理认证的供应商评审。

那么这第三派呢?就是赋能主义,侧重于社会动员和人人参与。

哎哟,胡建的朋友不要激动,不是胡建派,我认为代表性的是让胡建人闻风丧胆的“粤派公益”,绰号“大巴公益”。

广东很少有大型公益组织,更没啥国际范,但强调人人做义工。其他地方很少看到大老板开着保时捷、宾利停在路边就为了吃一碗炒河粉,但在广东很常见,有钱的大佬身体力行做慈善也很寻常。就是难为这些大佬、名媛,做义工的时候,得赶紧把身上大翡翠耳环项链、名贵串珠取下来,爱马仕包包藏起来。哟,还有名牌腰带,一群人开始在路边抽腰带。

广东的大佬、叔公、靓仔、靓女,高高兴兴坐着大巴去做公益,他们工作场景往往是这样的:

(1)第一天做志愿者去给两口子调解家庭纠纷:“呐 ! 做人呢,最重要就是开心。”——不开心才吵架啊。

(2)第二天做志愿者去敬老院看望老人:“你饿不饿?我去煮碗面给你吃。”——老爷子一天吃八碗面。

(3)第三天台风来了,做志愿者去安慰灾民:“发生这样事呢,大家都不想啊。”——我们不想,可台风想啊。

   哟,听上去像是天天在演TVB电视剧啊。  

   的确,广东的公益氛围深受香港影响,香港全城市民上街募捐、做义工好像在路边吃碗鱼蛋那么寻常。公益是香港精神的一部分,在这一点上香港是中国城市的典范。

再举个例子,壹基金,刚开始在北京发展,是红十字基金会下的一个专项基金,2009年又在上海注册了基金会;总觉得哪里不对,2011年壹基金落地深圳,那好比猛龙入江、一飞冲天啊。壹基金“一人一块钱”的理念与广东的气场特别搭。所以啊,这做公益,也是要看风水的。

我问你,最理想的公益状态是什么?大家坐上一辆大巴,上海人当司机开车,稳稳当当;北京人架起喇叭,广播起来,热热闹闹;一帮广东人上车不知道要去干什么,说着鸟语,开开心心。

最糟糕的公益状态是:大家坐上一辆大巴,北京人开车,嘴上功夫比手脚功夫厉害,七倒八歪;坐了一车上海人,各个礼貌地沉默,沟通是这样的:David,你刚才说的事发个email给我,记得抄送下Miranda;最后,广东人用喇叭来广播:“扑街啊,胡建人去哪了?开水都烧好了……”

图3:背后两句话是我职业信条 

回望这十年公益路,公益的江湖和庙堂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社会环境已经远远好于十年前,但公益还远没有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就像香港那样。还有很多的公益组织就像“东方不败”那么神秘,透明尽责还不如丁大卫。

如今,大量的资金、资源都涌向了那些大型公益组织,饱的饱死,饿的饿死,可公益的存在不就是为了更加公平美好的世界吗?

今天我向各位呼吁,请更多关注和支持身边的公益菜刀帮。菜刀帮的兄弟姐妹们啊,也得有勇气做到透明尽责,就像丁大卫那样。

我内心最欣赏的还是粤派公益:人人都是有力量的行动个体。

如果你是专业人士(律师、会计师、脱口秀演员),你可以去做专业志愿者;如果你有时间,你可以去做大众志愿者,做公益的过程和结果同样重要;如果你有点余钱,还请捐把菜刀钱,支持那些土雷锋。

不管是洋雷锋还是土雷锋,踏踏实实做公益就是好雷锋。

让公益江湖无处不在!

我是御风,有趣的灵魂暗藏菜刀!

谢谢大家。

编辑:欣瑶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公益的江湖:京派、海派和粤派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