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开展社会工作干预研究该怎么收集数据?

写在前面

前几期我们介绍了西安交大郭申阳教授团队在陕西开展的社会工作干预项目:

想学做社工干预研究,可以了解下“让我们做朋友-陕西”项目(点击查看)

很多社工朋友留言觉得我们国内社工开展了很多类似的干预项目,可惜做了很多,却不知道怎么将实务活动跟科学严谨的研究结合起来。

今天社长就跟大家分享一下郭教授的团队是如何收集数据。希望能跟对各位有所启发。

一般而言,想要测量一项干预的效果,会将招募来的研究对象分为两组:干预组和对照组。当然,最理想的分组就是随机分组。

分了组以后,再分别对两组参与人员进行前测数据收集(看两组都没接受干预的情况下,一些指标是否有所差异;最好没有,这样两组就有可比性)。

然后开展干预;干预过程中,有些研究为了测量每次干预活动的效果,如提供十次活动,就会在每次活动后收集一次数据。之后测量的题目一般都是来自前测问卷中那些对个人有变化且本研究关注的效果变量(一般为了节省时间,那些年龄,性别,户口等不太变化的基本信息不进行再次收集)的相同问题(这样前后测比较具有可比性)。

有些研究在干预过程中不收集数据(比如因经费有限…),那么在干预组所有干预活动开展完后直接进行后测数据收集。这样就可以看干预组前后测指标的变化是否有显著差异(希望有,这样说明干预有效果);同时也来看对照组前后测指标的变化是否有显著差异(希望没有,否则就尴尬了。。。)。当然还有很多其他检验干预效果的方法,这里不一一赘述。

此外,有些研究还会开展追踪测量(如活动结束后三个月,半年,一年继续对两组进行数据收集等,可以检验干预效果的持续性)。

例如,随机分为两组前后测设计的图示如下:

或:两组前中后及追踪测量设计图示:

以上只是抛砖引玉,简单介绍几个基于干预研究设计的数据收集方法。下面来看看郭教授的研究团队是如何收集数据的。

社会工作研究者是这样搜集数据的

郭申阳

      调查、访谈、观察者打分,这是今天社会行为工作者搜集数据的主要方法。

      数据生成以后,一般的做法,研究者姑且信其真而少做或不做修正。

计量心理学关于随机测量误差的理论、统计学关于缺失数据(missing data)的插值方法,让今天对测量误差的处理变得容易。

      但是,“让我们做朋友—陕西”项目的社会工作研究者没有放弃对数据质量的高要求。他们认为任何分析手段对误差数据的处理都是“第二手”的无奈之举,必须采用一切手段从源头上保证数据的质量。

“让我们做朋友—陕西(LBF)”是在发展心理学和干预研究理论指导下、通过严格科学实验对9-10岁儿童进行的行为干预,是目前在中国农村实施的最大的儿童干预项目。项目用科学的纯随机实验方法在泾阳县随机抽取两组学校(实验组和控制组)共697名三年级小学生,通过14次系统干预课程(每次一小时)和两次数据测试(前测和后测),对居住在农村的儿童特别是留守儿童进行人际交往和社会技巧训练。

“卡罗莱纳儿童量表-教师问卷(CCC)”是该项目测量儿童行为变化最重要的量表,由儿童的班主任填写,前后两次,间隔4个月。项目在间隔期间对实验组儿童进行了LBF干预, 而对控制组没有做任何工作。CCC是美国研究者开发的具有计量心理学信度和效度的量表,共有50道题。班主任填写量表后,LBF团队没有止于已经搜集到的数据,而是对每个孩子的50道题做了严格的逻辑检验。比如,有一个问题是“主动和他人交往”,选项是:从不=0,偶尔=1,有时=2,经常=3,很多=4,总是=5;另一问题是“避免社会交往”,选项同前。这两个问题的测量方向正好是相反的。如果评估者(班主任)是用心测量的话,对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正好相反,对前一个问题选择0必须对后一问题选择5;如果两题都选择0或都选择5,这个测量是错误的。这个错误不属于随机误差,必须纠正。如果不纠正,以后的所有分析都将出现错误。

项目团队对这类问题给与特别关注。项目首席统计师、西安交大博士研究生陈奇认真研究了CCC量表,找出了50道题中的两对方向应该相反的问题(共四题),和三对方向应该一致的问题(共六题)。方向应该一致的例子是:“伤害他人”和“故意打别人”。

项目一共搜集了697份CCC问卷,每份50题。要审核所有这些问题,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工作。团队领导(项目首席研究员郭申阳、副首席研究员彭瑾、督导孙晓冬)经过精心考虑,调动了整个团队的力量,做数据审核。LBF项目共有29名交大研究生做干预。每名研究生分到了最少47份、最多57份问卷,根据逻辑检验的要求,对所有问卷逐一检验,找出了所有有错误的问卷。随后,每位研究生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了每一位错误问卷的班主任,对逻辑错误的选项做了修正。

“儿童家庭情况调查表”是项目另一个重要量表,搜集儿童家庭的社会经济变量,由主要监护人填写。为准确测量研究对象是否为留守儿童,问卷详细询问了儿童在2018年与父母或其中的一位生活在一起的时间(精确到月);如果没与父母生活在一起,他/她与谁生活在一起;父母是在泾阳县工作,还是在泾阳县外陕西省内,还是在陕西省外工作,等等。对这样一份重要问卷,项目运用审核CCC的同样方法,发动所有成员,做了精细的审核。对问题问卷,项目成员逐一与调查表填写人联系,纠正错误。

审核697套、每套两份的问卷,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但是,运用集体的力量,这项工作可谓信手拈来、完成得易如反掌。整个问卷审核,花费一小时做培训,29名研究生仅用两小时就完成了所有审核工作。

业精于勤疏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西安交大团队深谙此理,对数据的搜集和纠正,付出了非同一般的努力。他们深深懂得LBF量表的份量!这些问卷不是在沃尔玛超市门口随便散发的“顾客满意度调查”。每一份问卷的质量,关系到科学实验的质量,关系到决定儿童社会行为、心理健康、未来发展至关重要的因素。同学们在做这些工作(审核、访谈纠错)时,心中装着大爱!他们的脑海中,浮现的是在过去四个月中与他们结下深厚友谊的娃娃们,是那些缺少父母关爱、抑郁寡欢、家庭贫穷的孩子,是那位跟有病的姥姥生活在一起、指甲很长、脸上很脏、衣服破旧的小X!2005年郭申阳在北京社会工作国际研讨会上说,社会工作是一项大慈大悲的观音事业;社会工作者不仅要有爱、能够为弱势群体献身,而且要有高深的学术素养和扎实的科研能力,能够从事复杂的学术研究。今次西安交大社会工作研究者搜集数据的精益求精,是一旁证。

^^ 欢迎扫描并关注“中美社工合作社” ^^

我们致力于做最业界良心

最有趣

最无节操的社工公号

投稿邮箱回复公众号“email”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编辑:李福滨 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开展社会工作干预研究该怎么收集数据?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