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马云死磕“农村寄宿制学校”:必须把孩子从农村山区里面移到乡镇上去

近几年,针对农村地区“撤点并校”现象,教育界、公益界一直讨论不断。最近两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马云也加入到这一讨论中。

 

2018年1月,第三届“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期间,当着郭广昌、张近东、曹国伟、冯仑、王中军等知名企业家的面,马云抛出在中国偏远地区“再度推动并校机制、建立乡村寄宿制学校”的计划。此言一出,舆论哗然,很多人批评马云不了解乡村教育的实际情况。

 

“网上骂我的人一片,争议很大。幸好我这个人从不怕骂,十九年来怕过谁啊,对不对。” 2019年1月14日中午,三亚,在第四届“马云乡村教师奖”之“乡村教育午餐会”上,马云坦言。

 

马云为何对建立“农村寄宿制学校”如此热衷,他为何如此自信?

“必须把孩子从农村山区移到乡镇上去”

“大概十五六年以前,我在浙江临安,有一天去出差,我早上五点多坐了一个长途车,很黑的天,(车)灯照在前面有一个小女孩,她穿着棉衣,手上拎了一个饭盒,去读书,路上走两个小时,五点多就开始走了。我想到这个女孩,我们必须要进行改变。”

 

在第四届“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期间,马云与乡村学校校长座谈时,吐露他推进乡村寄宿制学校的最初动力。

“我去年听见一个老板说:我有钱了,再建七八个希望小学。可没有学生,你建学校干嘛,这是浪费资源。”长期对乡村教育的观察,让马云产生一个想法:学校要建在交通便利的地方,把农村孩子集中起来。

 

马云对当下中国农村教育现状和由此带来的影响颇为担忧。“一个学校如果只有五六个孩子,要分成四个年级,谁愿意去教,怎么教得好。如果中国每年有五六百万缺乏良好教育素质的孩子涌入到城市里面,二十年以后,中国会是怎么样子。”他说。

 

“我们必须把孩子从农村山区里面移到乡镇上去。”马云称,他希望通过十年努力,能够把中国绝大部分山区贫困的孩子们,从村里面移到乡镇、移到县里面去。“这样也许能够改变很多问题,而且能够把中国的很多乡村教育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撤点并校”和“农村寄宿制学校”等问题,2018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在相关文件中强调:既要防止过急过快撤并学校导致学生过于集中,又要避免出现新的“空心校”。原则上小学1—3年级学生不寄宿,就近走读上学,路途时间一般不超过半小时;4—6年级学生以走读为主,在住宿、生活、交通、安全等有保障的前提下可适当寄宿,具体由县级人民政府根据当地实际确定。

 

马云对未来教育颇有洞见。他认为,未来三十年,全世界的教育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科技革命、人工智能、机器人,过去两三百年工业时代所形成的标准化、流水线、规模化的教育模式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真正的教育是我们要想办法让每一个孩子做最好的自己。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有情商,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有智商,我们更希望我们的孩子有爱商,有担当的责任,敢做自己。”马云说,“我们希望未来不是知识的竞争,不是考试的竞争,未来是创造力的竞争、想象力的竞争。如何让我们的孩子有想象力,如何让我们的孩子有创造力,只有有想象力和创造力,我们的孩子在三十年以后才不会沮丧,才能就业。”

 

有人说,八九十年代都尝试过撤点并校,但并不成功。在马云看来,今天的中国已经发生很大变化,村村通让乡村交通更加便捷,城镇化变革越来越快,这些让乡村寄宿制学校变得可行。

“真正的寄宿制学校解决的是‘育’的问题”

去年的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期间,一张“冰花男孩”乡间长途跋涉求学的照片,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马云公益基金会启动乡村寄宿制学校一年多来,已经打造的5所乡村寄宿制试点学校。

 

今年“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期间,马云在海南三亚邀请近百位国内知名企业家参加乡村教育午餐会,共同探讨如何继续推进教育脱贫、推进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

“真正的寄宿制学校,解决的不仅仅是‘教’的问题,而是‘育’的问题,教农村孩子做人做事、生活习惯。”马云在现场用了一个多小时,分享了在贫困地区推进乡村寄宿制学校的经验和思考。

 

“营养不够,有的时候后天是可以补的,但是知识结构不够,特别是0到5岁的孩子,以后想补都很难。”马云强调,要注重孩子的文化和生活体验。

 

“农村孩子也需要少年宫,我们要通过互联网+,把农村孩子们的生活环境做好,为他们提供少年宫。”马云进一步解释,要通过互联网技术,让农村孩子接触到全中国最好的生物、自然、化学、数学老师,这一样600万留守儿童们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家长就会积极参与。

在第四届“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期间,马云还与几所师范大学的校长们商讨,在师范大学开设培养“保育员”的专业。马云还打算培训农村妇女,“农村留下来的妇女们,经过系统培训,她们就是孩子们的‘妈’。这套活,美国、欧洲做得非常好,夜自修就能够解决得掉”。

 

此外,马云还有一项提议,他想把乡村校长们跟在大城市的校长们结成对子,“不断学习、交流思想,让经验丰富、背景多元化的校长跟乡村校长进行对接”。

 

对于乡村寄宿制学校,现场不少企业家也表示很有兴趣参与。

 

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在现场互动时说:“留守儿童对于父母的需求,是无法取代的。”她表示愿意探索农村女性在当地就业,让他们做些手工活儿,通过企业的“深山集市”卖到城里,让农村儿童不再缺少陪伴。

 

华谊兄弟传媒集团董事长王中军也在现场呼应马云,表示要为每个乡村寄宿制试点学校建立电影放映室。

马云号召在场的企业家行动起来,发挥各自影响力,参与到寄宿制学校来,“不仅仅是出钱,每个人回去解决自己老家的问题”。“我特别希望大家花时间在这儿思考,给自己的家乡做一点事,早年的慈善家是给家乡建桥、铺路,现在我们希望为家乡的孩子们搭建一个阳光灿烂、充满希望的地方。”

 

马云还对在场的知名企业家、湖畔大学三期学员们打趣道:“你们一天浪费的钱有多少,你们一天喝一杯酒多少钱。我不是说大家不要享受,我们稍微做一点点,也许就可以支持一个年轻人到农村去支教几年。”

马云透露,马云公益基金会将会负责“乡村寄宿制学校”标准制定、监督落实。“我们主要的一个工作,像中纪委一样监督落实,既然你承诺了,你就去做好,你可以不承诺,说我再看几年,一点毛病都没有。”

“让老师们得到尊重、尊严”

和世界冠军惠若琪打排球,随朱爱朝校长体会文字与诗歌之美,听故宫院长单霁翔谈匠心,那英、张靓颖等明星献唱,无人机群在三亚的夜空列队打出“老师您好”等字样……2018年“马云乡村教师奖”的101名教师、获得2018马云校长计划的20名校长,在2019年腊八节这天受到马云和马云基金会的礼遇。

在这次“马云乡村教师奖”筹备会上,马云曾对马云基金会执行秘书长于秀红说,腊月初八这一天,我们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是老板,我们的老板就是老师们,“让老师们得到尊重、得到尊严”。

 

马云的“农村寄宿制学校”计划,农村教师是重要的推动力量。过去四年间,马云基金会相继开展了马云乡村教师计划、乡村校长计划、乡村师范生计划和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四年来,马云乡村教师计划已累计影响到8万名教师。

2018年“马云乡村教师奖”获得者中,有每年拿九个月的1500元工资,寒暑假没有工资,丈夫还要去外面的工地打工以维持生计的杨昌强、罗荷珍夫妻;有在湖北巴东山村小学待了六年的南京大学历史系高材生袁辉;12年坚持支教,贵州山区学校建立足球队,每个月工资仅500元的徐召伟……

马云认为,未来二十年,经济体制改革、科技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对我们国家的改变将会非常之大。“城市教育比较难改,从农村改还是很有机会。在农村改革,我们‘抓住’了老师,我们发现几百万、几千万的孩子,你要一个个去教,资助孩子,不解决问题,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是老师。”

 

马云表示,每一个老师一辈子至少会影响200个孩子。“我希望我们关注乡村校长,我希望我们关注乡村老师。我们要让孩子,留守在农村的孩子们,集中在一起读书,一起晚自修、一起早自修。我们要把最优秀的老师聚集到这些贫困地区去。”

马云对乡村学校校长寄予厚望。他认为,一个校长在20年以内至少会影响200个老师,乡村教师的命运掌握在20万乡村校长手里。“这些校长决定了一方地区的人们,你们就是乡绅,你们就是乡贤,你们就是当地的‘教育部部长’,你们要影响当地的镇长、县长。”

马云接着说,“教育经费永远不够,但是教学方法我们可以不断创新,只有有担当的校长,才能够改变当地贫穷落后,让孩子们离开山村,让孩子们面向大海,让孩子们知道这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完全不同,都应该去走一走、去看一看。”

 

去年,马云基金会把获奖乡村学校校长们送到美国与美国的校长们交流。这批乡村学校校长到了纽约,马云动用私人关系,给联合国打了电话,他们获得去联合国参观的机会,联合国还专门为校长们开放了联合国安理会会场,每个人在会场都拍了照片。“这些校长们回去吹牛至少三年,(并且会对)老师讲‘有一天我们的孩子们也能去’。”

四年前,马云在回答“为什么选在三亚奖励乡村教师”这个问题时,曾经说:“很多老师从未看到过大海。大海带给人想象,没有想象力的老师会很难教出有想象力的孩子。这也关乎尊严,很多老师是第一次走出大山高原沙漠,第一次乘飞机,第一次住五星级酒店。”

合作、投稿请联系: hywh06@163.com

 

编辑:张倩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马云死磕“农村寄宿制学校”:必须把孩子从农村山区里面移到乡镇上去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