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社会工作在社区治理中到底能做什么?怎么做? | TALK

2019/5/16 TALK 第 136 期

社会工作助力乡村振兴中的4种角色

文章导读

今年我们在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举办了“吴江社会转型与社工发展前景对话”,以苏州市吴江区为典型,分析了社会工作在江苏社会转型中的作用。我们逐一分享论坛上的精彩内容,今天是乐仁乐助社会创新机构洪梅老师的分享。社工让社区更美好,乐仁为善,里仁为美。

来看完整版

我是乐仁乐助社会创新机构的洪梅,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新时代下社会工作参与基层公共治理的模式探索,我分享的框架有三个。

  • 第一个公共治理为什么需要社会工作?
  • 第二个是社会工作在公共治理中到底可以做什么?
  • 第三个是我们具体做了什么?

▲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有本书叫《新公共治理》,这是英国的一个学者撰写的书。我感触特别深的是书中的这两句话,一个是他觉得公共治理的价值基础——“公共治理的价值基础是多元、分散和相互竞争的价值共存”

我们在做事情之前要回答我们为什么做,理念的部分是什么,价值的部分是什么,回想一下我们做社区服务时,是不是经常遇到不同主体之间的碰撞,甚至冲突。

第二个公共治理到底做的是什么——“公共治理力图通过主体间的协商来促进不同主体间的共识和合作”。

再联想一下我们做社区服务时,是不是通过浑身解数让这些主体少一点摩擦,多一点共识,多一点可能性。所以这本书给我的启发就是这两个,解释了为什么社会工作会在公共治理里面有其重要的角色。

我自己总结为这是源自于社会工作自身的价值取向和角色功能,所以我们会成为公共治理参与者的天赋选择。为什么说天赋选择?我们知道社会工作一直倡导包容、接纳、同理、共情、聆听等等,尊重这种价值观的熏陶,按照这样的价值观去践行,这和多元主体不同的利益价值观需要接纳完全吻合。

▲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社会工作在公共治理里可以做什么?我觉得有四个版块极其重要:

第一个版块是意识。意识的塑造,意识的注入,意识的重建。意识上面最重要两个意识:

一是参与意识。很多时候,包括我们自己生活的小区里都会出现一种自扫门前雪的现状。所以怎样去调动居民参与到公共议题、公共利益讨论的里面,我觉得这个是要调动参与意识。二是民主意识。比如乡村振兴,大的政策导向下我们去做的事情是自上而下的,而民主意识则是自下而上的,我们要从一次小的投票开始培养居民的民主意识。

第二个版块是程序。这是具体操作化的东西,第一、二、三、四、五步,乃至 N 步。

比如说到社区治理服务的步骤,需求怎么来,议题怎么定,共识怎么达成,方案怎么做,怎么评估,怎么反馈……这都需要程序,需要流程。

第三个版块是标准。这个会就必须这么开,做活动就必须这么个流程。

比如参与治理服务的技术标准,开展多大,多小,多少规格,多少人参与,参与到什么程度,这就是标准。我们希望在社区里生产一套类似于 ISO 的国际标准,这是我们一个想象力。

第四个版块就是想象力。我们社会工作或者是社会组织从业者参与到公共治理里,到底能注入什么,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想象力。

关于想象力,我们需要的是给到社区、给到参与者一个自治的社区到底有多好的想象,很多人不相信居民真的可以自我决定和自我改变所生活的环境或者是问题,这个是我们要去做的。不仅是自己要坚信这个想象力,还要让别人一起进入这个想象力。

▲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后,就跟大家分享一个案例。这个案例是我们乐仁乐助基于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清塘社区万里小区的协商民主实践。这个小区在山塘河旁边,相对来说大家对乡村的想象非常好。小桥流水,姑苏人家,但这个小区里面有很多废墟,垃圾丛生,没有物业,没有业委会,没有所谓的自治小组。

这个小区里面,我们每天出入都能感觉到问题。但是就很遗憾,没有人跳出来说,我们来做吧。前期完全是资源导入型,我们社工机构带着居民一起做,我们做了有六个月,把整个过程总结成——“协商民主筑起万里大门”。

我们用协商民主的方式,从万里小区的大门开始改造,做大门改造不是目的,协商民主的程序建设才是目的。我用意识、程序、标准、想象力四个版块来进行回溯:

在意识塑造里面我们做了那些事情?首先是表达沟通的意识,我们开议事会也好故事会也好,大家来讲需求时,有人讲不清楚,他容易偏题或者没办法精准锁定需求,这是我们在万里小区遇到的第一个问题。

居民抱怨社区不管我们,街道不管我们,然后社区居委会说,那些居民无理取闹,相互都是封闭的,单向的,没有沟通意识,他们都觉得不可能解决问题。

然后就是协商共建意识,居民的事情不只是政府的事情,也不是外部人的事情,是我们居民自己的事情。但是政府作为基层共建单位,他有力量去贡献自己应该营造的那个部分。做完这件事或者联系协调一件事要给反馈,要给回应。

▲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第二是程序版块,经过六个月民主协商的实践,我们总结了一套程序,名字叫“五阶十步三术四法”。听上去还挺悬乎的,比如“五阶”就是做协商民主的五个阶段——议题征集、方案制定、方案实施、监管督导、总结评估。每个阶段里都有详细的步骤,像议题征集里有收集、遴选、反馈、颁布等。

再比如“三术”,我们一开始是“表述”的“述”,述感受,我作为这个小区居民到底什么感受?然后述现象,客观现象是什么?述资源或能力。然后从“表述”的“述”到“道法术器”的“术”,该怎么去表达。

标准版块的话,我们产生了 1.0 版本的协商民主操作手册。在想象力这个版块,这个小区经过六个月,不仅解决了大门问题,社区居民还在民主协商过程中组建了一个队伍,成立了自治小组,还自己做了一场大门更新庆功会,还发起了社区自治金,当天就募捐了1700多块钱。

社区也好、居民也好、政府也好,他们会觉得终于看到一个完全抱怨的封闭的小区,现在焕发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个是想象力版块的现实化操作。

▲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以上就是我简短的分享。如果大家有兴趣详细了解,欢迎关注我们乐仁乐助下面社工社区技术事业部的微信公众号,叫乐仁乐助社工社区LL站”,这里有我们所有的社区服务微信推文。

分享人

乐仁乐助社会创新机构 洪梅

编辑:赵庆琳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社会工作在社区治理中到底能做什么?怎么做? | TALK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