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2018年,东莞社工很难!

2018年,对于东莞社工来说,是艰难的一年。

几乎所有机构,都有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岗位的空置。

几乎所有的机构管理者,谈起行业,都有道不尽的心酸,吐不尽的苦水。

几乎所有的社工,都认为自己的薪酬难于与付出成正比。

项目开始出现招标“倒挂”现象,有些“烫手山芋”,更是没人愿碰。

人才开始出现批量外流,中层、督导每个月都走几个。

吸引力尽失,几乎招不到“外来的和尚”,更别提“外来的方丈”。

……

东莞社工,站在十年发展的档口,到底难在哪里?

作为身在圈外,却跟社工圈有着千丝万缕的我看来:

难在生存还是滚蛋,这是一个问题。

在这里,我们先不谈情怀。

来谈谈生存。

东莞社工购买标准是7.6万/年.人,一个8年未改的标准,扣除税费,是7.1万多一点,扣除管理费,是4600一个月,扣除10%机构所谓的绩效(而事实上到时候你八成是拿不回来这么多的绩效),只有4140,扣除社保等,到手的其实不到4000块。根据东莞市统计局数据,2017年东莞在岗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为5135元,而根据多个平台的统计,2018年东莞的平均薪资达到7227元。从数据上看,社工的薪资已经远远落后职业水平,何况社工大多是经过高等教育的人士,一对比,知识、专业之“贱价”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

社工是非营利行业这个不假,但社工劳动力市场却不得不接受市场的考验,在很多公司,招清洁工是3000+,文员和销售员都是3500+,从来不敢提本科以上、职业证书等等,而在社工行业,竟然还有不到2000的护工,有2000多一点的社工助理人员,而社工助理,竟然要求专科、本科,我真的好想说,你们这是对我们国家高等教育有意见啊。

做社工发财致富是不可能的,但是养家糊口总是要的吧,应该的吧。

低廉的工薪,难于支持职业的理想,用脚投票理所当然。

于是,迫于生活的压力,有的人选择离开。

于是,迫于发展的需要,大多数人在社工圈外望而怯步。

于是,机构缺岗现场丛生。

这里面的逻辑,用你们社工行业的理论万能膏药——马斯洛需求层次论可以一目了然,我不想讲太多。

虽然提高社工待遇喊了许多年,到头来还是雷声大雨点小,到了2018,干脆连雨点都没了,雷声也小了。

难在外边风声鹤唳,里面噤若寒蝉。

2018年,对于整个社工届来说,应该是难逢的机遇。

我们党和政府具有超强的规划软实力,五年计划,就是最好的体现。

社工实务迈过10年,这是一个周期,迈入下一个10年,必定是大刀阔斧,继往开来。

也的确如此,深圳新年伊始就送出了政策大礼包,紧接着广州、佛山、惠州紧跟其后,均是妥妥的实则上的利好。

可偏偏东莞,外面已经风声鹤唳,里面确是噤若寒蝉。不管大家多么期待,不管哪个主管领导发生了调整,到最后,你看不到任何文件,听不到任何表态。

当然,期间还有很多的干扰项。

比如兜底社工的政策要不要落实,如何落实?

比如如何加强对社工机构意识的管控?

每一个,都是风雨欲来。

关心者心忧,薄情者坐看。

我这里要说的是信心问题。

回首2018年的东莞社工圈,几尽平庸,毫无可圈可点之处。

也就是这一年,整个圈子毫无兴奋点。

本来十年,该是活泼好动生机勃发的模样

可东莞社工,确是一副暮气沉沉少年白态势。

没有对东莞社工发展的信心,如何有诚意去面对广泛的弱势群体,如何有勇气去面对下一个10年。

难在行政依赖增强,行业无奈禁声。

人头购买的制度设计,遇上二胎政策的尴尬。岗位社工休产假,大概半年时间,半年里,购买方都要求机构另外派人去顶岗,那请问,机构如何支付多出来6个月的薪酬?

我看到有站点的社工,加班是家常便饭,没人关怀,但是要换休,则必须写申请到机构,机构批了再给出资方,哦,买噶的。

我看到好多社工成了某些部门,某些协会的业务精英、骨干。但是他们的地位和福利,比跟他们一个办公室“睡觉”的人却不能比。

有心理学背景的你们告诉我

会不会有那一天,心理开始发生着某种微妙的变化。

这群人成了被“社工”两个字绑架的人。

而“解放”他们的人,恰恰是体制。

2018年

有的社工成了非户籍村居委员。

有的社工成了政府聘员。

有的社工成了政府招聘的党务工作者。

……

可能会有很多,可能会有更多。

干着同样的事,工资翻翻,你怎么想?

而无论是针对出资方对人员权利侵犯的要求,还是认可了这个人收为麾下的要求,机构大多是无奈禁声的。

难在行业生态变本加厉,毫无改观。

第二环境,好可怕的东西。

干的比驴累,过得比猪差,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牲口用。

加班无常,休假无望。

各类检查、评估,一次评估,就是一次身体和精神的双重透支。

东莞社工一直扮演着一个复杂而极具戏剧色彩的角色,既是“被打肿脸庞的胖子”,又是一个披着华丽外衣的“假贵族”。社工必须整天笑容可掬,社工必须任劳任怨,默默耕耘,无私奉献,不求索取。

社工顶着“灵魂工程师”的虚名,却做着民夫和保姆的工作。

社工恐怕都忘记了自己还有家庭。双休日、寒暑假,以为终于可以好好享受生活了。结果发现,还有公婆,丈母娘,爹妈,孩子,家务,各种柴米油盐家务事……

坐下来好好享受自己的时光,看看娱乐节目,看看错过好久的电影……结果,累得不行了,眼皮打架了,进入梦乡,于是,整个假期便在不断操劳中渐行渐远……

斯斯文文的社工们,被优美的言辞捧到天上,被残酷的现实踩在地下。蜷曲在社会的夹缝里,拥挤在生活的角落里,左冲右突步履维艰,进退维谷苦闷彷徨。

2018年,东莞社工很难,愿你安然度过“严冬”。( 不要问我是谁

 

编辑:刘星宇socialworkweekly.cn

 

 

赞(1)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2018年,东莞社工很难!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