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如何做好社区的民主协商?

推荐 | 社工客(ID:shegongke)

作者 | 闫加伟

来源 | 社邻家

“60天新社工成长训练营”第二期学员招募啦!目前已经有370+人报名,课程也将在下周四正式开课哦,想要报名的小伙伴要抓紧时间啦!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新的体系中增加了“民主协商、科技支撑”。

“民主协商”并非此次全会提出,早在2015年,中共中央就出台了《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十九届四中全会把它和社会治理体系更加有机融合起来。

在社区层面,如何推进民主协商呢?今天专门谈这个事情。那么,社区民主协商,应该如何看?

民主协商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之中的一个独特制度。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的优势;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由群众提出议题、讨论议题,确定并推动议题实现,并进行议题反馈,这是一个过程;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

民主协商的4个看法

对于基层协商,就是社区的民主协商来讲,我有四个方面的看法:

第一,社区的民主协商是非常务实的、可以体验的民主,协商的都是老百姓的身边事、具体事,这样的民主对于老百姓来讲是看得见、摸得着、身处其中体验得到的。参与之后,可以非常好地促进他的社区意识、国家意识和政治意识。

第二,社区的民主协商是全过程民主的发端。习总书记在一周前到上海长宁区古北市民中心,考察社区治理和服务的情况。在中心,古北市民议事会正在召开一场别开生面的法律草案意见建议的征询会,习总书记和参加征询会的中外居民代表亲切交流,这是个国际社区,还有几个老外代表,询问了他们的征集的意见情况。习总书记说,中国的民主是全过程的民主。

社区民主协商是民主的群众参与基础,是全过程民主的开端,也是政治参与的开端。社区民主协商可以很好地体现出每一位居民的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可以很好地激发居民的主人翁意识。社区民主协商可以代表更广泛的民意,然后通过制度渠道实现更高层次的参与。

第三,社区的民主协商是可以大胆创新的领域。

为什么这么讲?2015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之中把七种协商渠道分为三类,其中第二类是“积极开展”类,这里面就有基层协商。社区民主协商就是当然的基层协商。

社区民主协商为什么可以积极开展?社区民主协商主要协商的都是老百姓的身边事、具体事,涉及到老百姓的具体利益、具体体验,包容性很强,不大可能犯严重错误,所以可以大胆创新。安徽等全国很多地方都在推“社区协商示范点”,取得了很多成功经验。

广州越秀区推出社区议事小程序

第四,社区的民主协商是积累社会资本的有效途径。

社会资本三个关键词就是信任、规范和网络。基层民主协商是构建信任的很好的方式,大家对一件涉及大家的事情进行协商,可以很好地促进沟通、协作;协商也是有规范、规则的,民主协商会发育出鲜明的社区文化,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就不会是空话。当然,深度的交流会形成社交网络,让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强化,形成一个一个的社群或自组织。所以说基层民主协商可以有力地促进社会资本的积累。

如何更好地发挥民主协商作用,推动社区治理共同体的建设呢?

社区民主协商的载体是什么?

社区民主协商到底应该由谁来推动?

当然可以是一些正式组织,社区党组织、居委会、业委会,或者街道的部门,人民团体,包括社会组织都可以发起民主协商活动。

其次是非正式的平台组织,很多地方建了各种各样的议事会,议事会、议事团、民情气象站……名称不一而足,创新不断,甚至连“儿童友好社区”也在倡导建立“儿童议事会”;5年前,上海团市委建立了汇智团,就是一个青年议事会组织,将有思想、有行动力的青年汇聚起来开展民主协商参与,和人大、政协等机构建立起了协商渠道。

还有一些其他的非正式组织,特别特别基层的接地气的组织,楼组、扇子舞队等,都可以成为民主协商的主体。

我认为,民主协商的载体无所谓大小,无所谓高大上,无所谓参与者的高层次、代表性和有能力,民主协商是群众工作,群众工作无小事,民主协商应无禁区。

民主协商的载体是灵活多样的,怎么样有利于形成共识,就去创新怎样的载体,思想可以更创新;各个载体之间也可以联动,可以一起意识、集体议事或者联动意识,只要议题相关,都可以一起民主协商。

社区民主协商的内容是什么?

社区民主协商的内容,简单地说,所有涉及老百姓关心的问题、话题、事件都可以成为民主协商的内容,大到法律法规,小到小区如何停车,都可以成为议题。

根据专家观点,民主协商的内容主要是涉及共有物权(特定范围特定人群共有)的事,不是公共物权、私人物权的公共品,是民主协商的核心内容。

社区的大多数事既不是政府的,也不是私人的,而是社区居民共有的,像楼道、小花园等公共部位,维修基金等公共资金,宠物扰民等公共话题……这样的事由不得政府强制,需要大家民主协商、形成共识、一起推动。

以往,政府特别强,针对这些事,习惯了大包大揽,比如说帮居民做实事工程,安装门洞的防盗门,政府有钱就直接装了,而后面的维修及更换就天然成了政府的事,麻烦就来了。

大包大揽并不一定带来老百姓的美誉,政府进得越多,居民退得越多,社区参与意识就更受损!

民主协商的内容恰恰是社区治理应该强化的事,这些事不涉及到国家大政方针政策,可以交给老百姓来协商自治,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样反而可以有效地降低社区治理成本。

成都市推院落自治十几年之后,群访事件是各个大城市最低的,就是因为成都大力地推动基层民主协商,推进“还权、赋能、归位”,把居民应有的权利还给居民,让他们民主协商,提升他们民主协商的能力,政府该做的做,不该做的就退回,这是归位。

图片来自新华四川

社区民主协商需要技术吗?

我认为,民主协商是一个非常专业、技术性很强的事情,如果按照原生态的群众工作做的话,容易滑进“能人依赖症”,有好的带头人才有好的民主协商效果,居民的体验感获得感是不能够保证的。

1、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怎么样开好会。

我们习惯了那种像座谈会的议事会,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最后领导讲,前面讲的什么,大家都不听,后面领导讲的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会肯定是不行的。

民主协商的会如果开不好,不欢而散,议还不如不议。上来,你讲你的,我讲我;会讲的拼命讲,不会讲的不敢讲;支持的拼命说,不支持的一看没人说,他也就不说了,但心里还是有意见……这些现象在基层议事会议中屡见不鲜。

要特别重视会议形式和议事规则。当前,有很多社区问题久拖不决,当时也开过议事会、协商会啊,为什么问题当时就没有解决啊!我分析过,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当时的议事规则都没有,或者议事规则有瑕疵,导致有一部分觉得没有参与感,觉得不公正,所以就不会形成共识,不认同你作出的决定,一有机会就会找出你的漏洞反对你,或者持续上访。比如,议事前没有征求大家意见,议事还是强人主导,少部分人没有机会表达意见,会上不说,没机会说,背后就开始反对反对反对了。

有些社区积极分子对物业不满,就辛辛苦苦组织起来,换了业委会,然后再换物业,即使整个过程对居民有利,但是万一出现不好的事情,就因为议事规则有问题,就会有居民质疑你,你百般委曲后悔也来不及了。

因此,意识规则是一个挺专业的事,应该成为议事的首要议程,大家先通过议事规则,再去议事,要有一个好的议事规则,议事要根据规则走:该谁主持,轮流发言,正方反方,会议时间掌握,这都是技术,都是社区民主协商组织者应具备的基本能力。

2、第二个是怎么样使居民乐于参与。

这一方面,很多专业社工机构有很多好方法,比如可以以宽松的沙龙、工作坊的形式开,制造平等开放温暖的氛围。有一个技术叫“开放空间会议”,把会开到居民熟悉的开放空间中,如小区广场、小亭子等,这都是鼓励大家乐于参与的技术。

还有一些专业的技术,比如怎么样解决冲突,民主协商过程中,不要怕矛盾,有冲突很正常,甚至是好事,说明这个事涉及大家利益,大家都关心,关注多了讨论多了,自然倾注的心血和精力就会多,人人都有“沉没成本”,都费了这么多口舌了还是希望这事办成,这个社区更好,社区意识就是这么产生,社区共同体就是这么构建的。如果没有经过矛盾冲突,平平地就形成了共识的话,他对这个事情也不会有多大兴趣,到最后还是事不关己。

如果两边冲突极其严重怎么解决?这就需要掌握“冲突管理”这一非常专业的技术手段了。

四、社区民主协商的组织者、参与者、骨干

第一就是组织者。

组织者要更具民主协商意识,包括了要尊重人,要包容,要讲究规则,要公正等等。民主协商不是行政管理,你就不能大包大揽,更不能以上欺下。

组织者要有民主协商的能力,包括怎么样把人凑在一起,怎么样解决冲突,怎么样开会,怎么样让这个会开得更能形成共识,这都是基本能力。

第二个是参与者。

民主协商的参与者不是来打酱油的,也要有民主协商的意识,遵守规则,懂得尊重,懂得包容对方的观点,要有妥协中取得共识的理念。

他们也要有民主协商能力,表达能力是基本要求,不能说起来没完没了抓不住重点。

当然,民主协商重效果更要注重过程,不成功的协商也是民主,也是好的过程,也是公民意识培育的过程。

还有就是民主协商的骨干。

这些骨干不一定是组织者,也可以是社区的能人达人,如社区民警、老党员、老劳模等等,他们做会议的主持人,会议的支持者,做协商议题落实的行动者,这样的骨干越多越好,也需要培训和赋能。

这些骨干要有一定的组织协调、宣传动员能力,并且要有一定的威望。这些人在专业技术里面可以称为“促参员”——促进居民参与的志愿者。

五、几个注意的事项

第一,社区的民主协商应该是真正的全过程的民主,不能有利的就协商,不利的就不协商,或者前期征求意见协商,后面就不管不顾自说自话了,这不符合社区治理的规律。

第二,真正的民主参与要尊重每一个参与者、议事者,不能形式主义,要促进真正的民主参与。

第三,协商要有实效,“协商于民”最终还是要“协商为民”,协商确定的东西要真能落地,改变社区,解决难题,真的要有作用,没作用了,大家就都不愿意参与了。

第四,要有一系列的制度创新,包括议事制度,各地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议事制度,未必就是西方的制度好,应该把它在地化。一些好的案例、好的技术要总结经验,大力推广,支持专业的民主协商的机构发展,促进社区民主协商的整体能力和水平不断提升。

编辑:刘星宇socialworkweekly.cn

赞(1)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如何做好社区的民主协商?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