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WORK WEEKLY
你不是唯一 跌撞中成长!

宏论|欧盟乡村发展的一个成功策略:LEADER

农村地区是欧盟不可动摇的发展基础,农村发展向来就是欧盟最重点支持项目之一。目前,大约一半以上欧盟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占欧盟总面积将近90%。

欧洲有悠久的农业传统。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每一次社会发展都离不开农村地区变革。作为最初的区域性农村发展的实验项目,LEADER是一种各个参与群体的“行动联合”。这种农村地区发展的综合性策略方法,历经二十多年的完善、三代的蜕变,于2007年被欧盟吸纳为共同的农业政策(Gemeinsamen Agrarpolitik,以下简称CAP)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现行欧盟农村地区发展计划(Europäischen Landwirtschaftsfonds für die Entwicklung des ländlichen Raums,简称ELER)。

这可谓一条工业化时代“三农”的协调、可持续发展之路。

什么是LEADER?

LEADER之名源于法语“Liaison entre actions de développement rural“,意思是“农村地区发展行动联合”,取单词开头字母,缩写为LEADER。

顾名思义,LEDER就是动员和联合农村地区社会发展的各个要素的措施和方法。它可为新老农村问题寻求创新性的解决途径,促进农村地区本土化发展。某种意义上,它也是一种社会建设和相关建造技能创新的“实验室”。它秉持可持续发展的多方参与原则,且通过欧洲财政、政府补贴、私人投资等多种融资渠道,为农村发展注入活力。目前,诸多欧盟成员国都在农村地区推广了LEADER的项目和方法,获得了相当好的效果。

LEADER鼓励农村地区探索新的途径,以应对人口老龄化、服务基础设施落后和就业机会缺乏、社区经济萧条等诸多挑战。鼓励和支持行业协会和群众社团组织诞生,使其活跃在文化活动、自然环境保护、建筑保护和建筑物更新、乡村旅游、提高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联系等活动中。遵循一定目标和原则,根据不同情况,量身定做有效方案,解决不同问题。如:保障农业生产的基础能力,营建宜人的环境,创造当地的就业机会以及改善当地人的生活质量等。

可以说,LEADER鼓励社会经济中的每个参与者,在一个统一框架下生产和服务,推动当地区域经济全面发展,以期达到社会、经济、环境方面效益的最大值。

LEADER简史

LEADER成立于1991年,最初宗旨是:通过激发农村自身潜力,改善农村地区的生活。

a)LEADER产生的背景。 LEADER是在对农村地区潜力再认识的基础上,由欧盟委员会支持而发展起来的。人们需要多样性化的农业产品、乡土化的景观和高质量的生活。人们意识到,农村地区发展未来极具潜力,且这正是欧盟的一大优势。

b)LEADER的产生。1990年代之前的欧盟农业发展政策,主要是由各个不同的政府职能部门,对农业的内部结构性调整。他们采用“自上而下”的行政手段管理项目,分配发展资金。但当地民众因不可能参与农村地区发展的决策和管理,而缺乏积极性。与此同时,一些社会性团体在农村兴起。利益相关方跨越了民间与政府的隔阂,自发组织讨论合作机制。这形成了最初的地方性行动小组(LAG)。这一工作方式经过一定实践,被证明非常有效。于是,该方法在欧盟得到推行,参与者数量和投入资金也都大幅增长。1991年,欧盟基金会(EU Strukturfonds)支持下的LEADER计划产生。

c)LEADER的发展。受到欧盟基金会(EU Strukturfonds)资助的LEADER计划有三代发展,分别是:LEADER I(1991-1993),LEADERII(1994- 1999)和LEADER+(2000-2006)。期间方法和策略经过不断完善补充,参与群体从起初的地区政府与企业和居民团体,扩展到几乎所有相关利益方。财政方面,也受到各个国家财政以及私人资本的支持。

其中LEADER + 是从2000年到2006年的第三代发展。这时期的LEADER + ,允许社会资金注入,并将项目的参与群体发展到广泛的利益群体,在合作化和农村地区的网络化的建设方面有了非常大的发展。为下面LEADER作为欧盟农村政策一部分,提供了条件。

从2007年开始,LEADER被纳入欧盟共同农业政策(CAP),作为现行的农村发展政策的一部分。从当年起, LEADER的项目资金,由欧洲农业发展基金(EAFRD)获得。此时,LEADER的农村发展策略,基本上已形成一个开放性的管理、操作、融资和评估框架的体系,具有七大策略方法。

d) LEADER 的现行计划和未来发展。从2007年到2013年,LEADER与欧洲农业与农村地区发展基金会结合(Europäischer Landwirtschaftsfonds für die Entwicklung des ländlichen Raums,简称ELER),与欧盟各地的农业发展现状结合,考虑到各个地区的政策不同,其规划方法和策略也有了进一步发展,与其他区域的联合更加广泛。在结束了这一期发展后,当地行动小组(LAG)引导地方发展,并将其发展计划送交对LEADER和ELER的支持有决策权的欧盟委员会审批。

从2014年开始,根据欧盟委员会建议,在2014年共同战略框架下,由所有主要欧盟成员国提供LEADER的项目资金。在国家一级的合作伙伴关系上加以协议的共同战略框架(CSF)下,将制定2014至2020年以LEADER为基础的欧洲农村地区发展计划。这个未来计划中,将关注欧洲未来的发展重大问题,如提高就业率、节能环保、提高教育水平、加大对创新技术和公共事业的扶持,以及消除贫困等。目前,欧盟各个地区正在制定2014-2020发展计划。比如德国,目前所有的州基本都建立了LEADER行动小组(LAG),并将LEADER的建议和经验纳入了地方农业发展政策中。LEADER未来在欧盟的发展,将会有国家合作与地区合作层面上的不断完善,其系统也更加壮大。

LEADER的七大策略

LEADER之所以被称之为“行动联合”,其主要概念是多元化的参与。在欧盟共同农业政策(CAP)框架下:得到欧洲农业发展基金(EAFRD)的主要资金支持;采用公开透明的程序;由相关公共管理部门支持和提供必要的技术援助;激发广大农村地区个人和团体的参与;实现跨区域的的联合互助;鼓励地方利益相关方参与到发展决策和实施过程中。因此,LEADER方法与传统的农村发展政策的最大不同在于:没有“怎样做”的限定,而关注哪些东西“需要做”的落实。七个主要的策略,功能补充,相互作用,调动了参与者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为农村地区动态变化的复杂问题找到解决途径。

a)策略1:地方“领地式”发展战略(Territoriale lokale Entwicklungsstrategien)

农村区域的发展对象,需定义一个必要的地方性“领地”。这个领地内,需要有一个内源性、同质的、有社会包容性和认同感的“领地范围”。将这样的区域作为LEADER的目标区域,来进行相关项目实践。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将当地的认同感、归属感和共同的需要和期望,作为这个区域的发展目标来实现。具备这样的条件的区域,称之为“基准区域”。以此为基准,有助于分析当地的优势和劣势、威胁和机遇,以及内在潜力和任何可持续的发展障碍。这样做的好处还在于,可以精确地为这个区域发展量身定做,符合实际需要的策略。这个“基准区域”内应具备足够的资源,社会基础,以及经济来源,还有可促成发展的、有足够凝聚力的人选(区域管理人)。这个区域没有必要满足一个行政边界的要求,其划分应该基于“本地”特点,具体范围既不是一个标准化的,也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界限。相反,它的界限会随着社会经济变动、农业发展,土地利用和管理的发展以及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这样的具有“基准区域”的地方“领地划分策略”,是LEADER的一个基础概念方法。

b)策略2:“自下而上”的战略(Bottom-up-Ausarbeitung und Umsetzung von Strategien)

“自下而上”,意思是:乡村发展的参与者,本地的利益相关方,如 居民,企业,行会,投资者等,应该在发展策略制定之初,都最大限度参与到区域范围内的建设、投资、决策、管理过程中。LEADER实践经验表明,这是对以往仅由政府部门实施管理的有效补充。民间互动与上层政策相互作用,可发挥最大的可能性,调动民众的参与,以便更好地针对性解决问题。

“自下而上”中,重要的部分是对参与者的能力建设。包括以下几个基本组成部分:

提高认识,知识培训,参与对当地居民的动员,分析该地区的优势和劣势;在制定本地发展战略中,发动不同利益群体参与;在地方一级,参与制定明确的发展标准,参与发展项目和建设目标。能力建设不应仅限于初始阶段,而应通过执行过程贯彻项目始终。通过对各自地区的学习和互动,以及对所参与项目过程的积累,为以后的项目发展,做知识储备和人才培养。在这个过程中,执行过程的透明度非常重要。如果出现意见分歧,就需要采用磋商程序,使得各个参与者之间的矛盾分歧,通过对话和谈判化解。

c)策略3:地方“公共-私人”伙伴关系:地方性行动小组(Lokale öffentlich-private Partnerschaften: die lokalen Aktionsgruppen)

地方性行动小组(lokalen Aktionsgruppen ,简称LAG)是根据合作需要,建立的一个地方性的合作伙伴关系,是LEADER建立之初就采取的一个重要的协调方法。具体表现为:

它可以将现有的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中的人力资源和金融资源,如企业,私人,志愿者,社会团体等调动起来,并将其团结在一起。

它可以将当地利益相关者,通过合作项目和多部门行动,召集起来,实现协同效应,共同达到各自所需的最大发展临界。从而改善该地区的区域竞争力。

加强农村发展不同参与者之间的对话与合作。通过不同参与者之间的协商与谈判,减少已有的和潜在的矛盾冲突。

通过不同合作伙伴之间的相互协调,以适应和改善农业发展的各个部门的流程环节(例如,优化产品质量、增强产业链),促进环境问题的整合,多元化地进行农村经济融资,以提高农村生活质量。

地方“公共-私人”伙伴关系,从不同乡村地区发展建设的利益群体参与机制。为保证民间团体在决策层面上足够发言权,社会团体和个人等民间力量必须占整个LAG最少50%的名额。LAG可以是通过LEADER项目临时建立的合作伙伴,也可以是以往已有的伙伴关系。经验表明,这些具有共同特征的不同类型的行动小组(LAG),可通过各种不同的组织形式,实现区域的甚至国家层面的组织联合,对农业发展政策进行有效的建议。在项目资金支持方面,LAG参与的项目,可以较早地得到公共资金支持。

LAG主要参与团体可以有:专业行会和联合会(代表农民、工人和微小企业);专业协会;当地居民的代表和他们的组织;地方政治党派代表;环保组织;社会文化领域的服务行业及公共媒体;妇女协会;有知识的年轻人。理论上,LAG可将大部分管理职责(如项目选择、融资、监测、控制和评估任务),委托给各个环节操作中的专业团队接管。

d)策略4:推动创新(Innovation erleichtern)

LEADER可以刺激新的潜在发展要素,发展出创新的方法和办法。这种创新,是由行动小组(LAG)通过广泛的开放性讨论,在灵活的发展应对策略下产生的。创新,意味着需要引入新产品、新工艺、新组织形式、建立新的市场渠道。在农村的具体环境下,需要根据人口密度、资源环境、技术条件等差异,通过设置相应的研发小组或整合原有的研发机构,来促进这个地区的创新。创新不仅限于当地当代,对其他地区或历史传统的借鉴发掘,也属于创新范畴。创新不是孤立存在的,需要与LEADER的其他六种方法策略一起协调作用。实行过程中,也可能产生新的创新,经过反馈机制,项目采纳,从而充实整个体系。例如,在农村地区引进“电商”,便是一种市场渠道的创新。其实际操作中的效果会经过反馈,进而加以完善。

e)策略5:集成多部门的行动( Integrierte und multisektorale Aktionen)

LEADER的最大的特点是“行动联合”,也就意味着它不是一个单一部门参与的。LEADER项目的目标发展区域,必须有多个部门参与,并相互协调,集成为一个统一机制。每个单一部门,都负责自己的功能职责,但是,这个集成的协调单位,可以从整体利益出发,给予各个参与部门具体行动指导,以确定各个部门的行动的深度和范围。这个协调部门的具体担当者是多元化的:根据具体情况而定,可以是一个具体的行动部门,也可以是一个项目计划中的特殊部门,或者是一个由各个组织部分社会、文化、环境的参与者组成的代表团。

f)策略6:网络化咨询(Netzwerkbildung)

网络化是指,通过信息交流和会议分享等形式,实现跨区域和行业的信息咨询和顾问参与平台。参与网络化咨询的团体主要包括:有经验的LEADER班子(行动小组)、政府部门、技术部门和学术机构等;以及所有相关利益者(无论它们是否直接参与LEADER项目)。

这种网络化咨询,就是从全社会的范围,征集成功的实践以及优秀方法和创新思维,避免了各个地区和部门各自为政、不沟通交流的弊端。不过,其基本要求是必须具备建立在对农村地区深入洞察基础上的建议。具体来讲,有多种类型的网络化咨询类型:

■LEADER机构型网络

机构型网络,是指欧盟委员会支持下的LEADER项目的机构网络。目前,有如下的机构型网络:

1) 一家欧洲农村发展网络平台(欧盟委员会的指导下);

2) 各个参与LEADER项目的成员国的全国性的农村机构型网络;

机构型网络是仅限于LEADER支持的项目的官方网络化平台。但从2007年,这个网络平台向更广阔的农村深入探索。有各方面的专家和组织参与活动,开展各种讨论和实践,并有专门的出版物、定期的研讨会,以及诊断乡村发展问题的专家小组,还有寻找潜在项目合作伙伴的项目选择和启动团队等。各个国家层面的LEADER网络机构,汇集了本国各个地区的信息,发现更多潜在问题,合理配置资金和项目。

■各个地方型网络

除了LEADER官方的网络咨询平台外,各地也出现自发的网络化组织。这些组织以各自正式或非正式的团体和平台,作为对LEADER官方平台的有益补充(例如,乡村发展协会、故乡委员会等)。

g)策略7:合作(Kooperation)

除了以上几个策略外,LEADER系统中还有一个跨区域和行业的协同策略——“合作”。在这个策略中,一个地区成功的行动小组(LAG)可以与另一个LEADER“基准区”内的LAG合作,将这个地区的经验方法、资金技术、人才引入另一区域。“合作”并非简单复制,而是帮助新建设地区的LEADER快速发展,同时解决地区具体问题,或提升地区的资源价值。例如,一个地区的某种特产(如农产品、手工业)可以通过这一合作关系,在另一个地区得以销售;或者,另一个地区的技术和资金可以注入到这个有着丰富资源的地区;或者,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遗产古迹的地区可以与一个遗产保护的学术组织以及一个旅游发展基金会联合,来共同开发这个地区的文化旅游资源和科学考古资源。合作项目不只是经验交流,更多地是优势互补情况下的项目联合。目前,在LEADER体系中有两种类型的合作选项:

■地方领地间的合作:在同一个国家内部、不同的地方性领地的“基准区域”之间的合作。由于在同一个国家内部进行,可由国家层面的LEADER组织予以协调。

■跨国合作:是指至少两个成员国之间的LEADER班子的合作。这必须从欧盟层面加以协调,并应该有LEADER成员国的第三方国家参与,以保证合作的公开透明。

LEADER实践中的执行过程步骤

对LEADER策略的实施,需要根据每个地区的特点,定制发展战略。这使得LEADER的应用有非常大的多样性和可变性。LEADER实施过程中的一般步骤。如下:

a)能力建设(Kapazitätsaufbau)

在未曾建设LEADER系统的地区,能力建设是第一步。通过一定培训和学习,对相关人员和团体组织进行必要的技能训练和知识理念的培训。这个环节可以通过跨区域的网络化咨询和合作,引进人才和信息交流,使行动小组(LAG)快速具备必需能力,或借助外援给予这个区域一定的基础性发展战略咨询,来直接进入项目实践。

在项目实践中,新人可以“边学边干”,掌握各部门的能力和管理技能。这些发展起来的LEADER班子,发动当地各个利益群体参与其中,发现当地的发展项目,与其他区域之间进行合作,并为当地的发展政策提供咨询。能力建设,不是一个小团体或个人的行为,而是在整个LEADER系统中的能力培训,除了LEADER基础的理念思想和各个区域的经验外,也要将本土化的信息和知识源源不断输入团队建设之中。这也使得LEADER系统有更多的经验来源。

b)整合本地参与者(Zusammenführen lokaler Akteure)

第二步是在地方领地内部,进行各利益群体的参与,并为各个参与者,建立一个公开民主的讨论机制平台。使他们在一个协商机制下,可以深入阐述各自的立场,以及对该地区建设的意见。这其中也分两步,首先是召集各个参与者,其次是建立协商机制。召集参与者的方法大概有:研讨会和讲习班;公共宣讲和征集;媒体和网络传播,等。而建立协商机制,需要有纲领性的框架,保证参与者都可在这个框架下,发表谈论。对具体协商机制的建立,各个地区有很多不同做法。也是一个需要深入探索的课题。

c)分析地方领地(Analyse des Gebiets)

策略1中已经讲过,需要有一个内源性、同质的、有社会包容性和认同感的领地范围。将这样的区域作为LEADER的目标区域,称作“基准区域”。这个区域的具体确定过程,需要多个学科和多方人士参与,也牵涉到多个学科的共同协调工作。具体来讲要通过空间要素(如景观,文化古迹,建筑,自然河流,山川等),经济要素(生产总值,消费指标,资本数量,企业状况等),资源要素(农业产品,林木资源,矿产,特产等)等多个有影响的指标分析对 “基准区域”进行限定。这些是一种“量身定做”的分析,使这地区的特点和内聚因素,最大限度地在“基准区域”内反映出来。另外,地方领地的分析,也包含了未来动态变化的预期、对中长期的发展愿景。因此,区域边界随着时间和参数变量的变化而变化,并非一成不变。需要强调的是,虽然专业知识(如地理学、社会学、生态学等)在这样的领地分析中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但由于面向未来的发展的不确定性,LEADER也将公共参与和利益群体的讨论,作为重要的参考依据。

d)测定现有的活动(Feststellung vorhandener Aktivitäten Initiativen)

在确定了“基准区域”后,就需要对该区域内部的各个相关活动进行分析和评价。这是在LEADER的引导下,由该地区的参与者进行的。这一步是发动群众的“从下而上”策略的实施。这些参与者对以往发生的、正在进行的区域内部各种发展活动进行换位的检测和评估。最后,汇总各参与者的意见进行归纳分析,就会知道哪些项目正在比较好地进行,哪些项目存在现实问题,哪些项目需要发展,其动力何在,哪些项目需要补救和帮助,以降低错误决定带来的风险。

e)建立合作伙伴关系(Aufbau einer Partnerschaft)

在以上的一个活动分析阶段,发动群众参与和相关的利益群体参与,需要信息的交流和学习沟通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相关的利益群体和参与者建立起一定联系,通过讨论和公共参与,形成一定的共同需要和期望。这就为下面的建立伙伴协作关系提供了基础。各个不同的利益群体,私营企业、群众组织,甚至个人,都可通过以上渠道,彼此建立一定的联系和信任。这也是LEADER项目合作开展的阶段。这种合作可以是资源,资金,人才,知识技术等各方面的互助,其目的在于互惠互利。这样的过程,最终促成了地方行动小组(LAG)建立。

f)地方性发展策略准备(Vorbereitung einer lokalen Entwicklungsstrategie)

地方性发展策略准备,是为服务当地的区域发展战略定制的准备工作。正式的当地区域发展战略,是具有法律依据的政策。定制这样的发展战略之前,要有充分准备工作。LEADER系统通过以上一系列措施和步骤,参与到地方的区域分析和调查中,并发动社会团体,增强区域合作乃至国际合作,使得在地方性政策的定制之前,有一个比较全面充分的信息交流、思想发展甚至融资的过程。在地区发展具体战略的定制中,由于LEADER的相关准备,切实为这个地区发展起作用的建设性意见得以形成,会被当地的发展政策制定吸收,作为未来这个区域发展目标REK (regionales Entwicklungskonzept) 的一部分。

LEADER实践中协调者——区域管理人(Regionalmanager)

LEADER系统是一个以“行动联合”为宗旨的体系。通过以上策略方法,可以建立伙伴性关系的地方性行动组织(LAG),进而影响一个区域未来发展的政策。而这些策略的执行,需要有协调负责者——这就是LEADER的 “区域管理人”(Regionalmanager)。这里,我们列出德国图林根州北部的一个LEADER区域——“Unstrut hainich kreis”的区域管理人的任务职责。

首先由该区域的LEADER行动小组(RAG)授予,经过审核的申请人,该地区的农业行业联盟协会(Kreisbauernverband Unstrut – Hainich e.V.)获得管理人职权。在该区域的RAG小组机构下设立专门的区域管理人办公室,并建立日常事务联系。区域管理人需要给该区域的LEADER项目,以及未来区域发展策略提供服务。内容如下:

– 项目管理(项目启动,开发和实施过程的支持,以及利用LEADER方法进行的跨区域管理)

– 咨询和援助,对区域内的项目进行必要的咨询服务(组织、技术及资金的援助,必要时可求助外部顾问)

– 项目过程控制,以及对重点项目的持续评估/监测

-项目申请审核,并发放项目意见和决定文件

– 区域内的的LEADER项目资金财务管理

– 农业基金筹款和资助申请审核

-监督和引导 LEADER专题工作组

– 扩大和巩固“自下而上”的动员策略

– 合作发展,相互学习。增进现有的LEADER 区域管理与其他地区和国家的团队之间的协作

-举办区域研讨会和单体项目专题研讨会

– 公共关系协调和LEADER项目宣讲

以上为该区域的管理人应履行的责任和义务。实践项目中,区域管理人一般是从当地选拔出来的,承担法律上的责任,受到LAG小组和公众的监督。

LEADER案例简述

LEADER的价值,是对各方面资源的整合。这其中,资金整合是LEADER具有特定效率的一方面。一般来讲,LEADER项目都是从欧盟基金会那里得到一部分基础性投资,再通过公共资本融资、私人融资等渠道,最终获得项目所需款项,并通过LAG小组参与项目的管理。下面举三个例子说明:

a)意大利Sardinien区的奶酪生产项目

该项目是对意大利Sardinien地区的一些主要特产“奶酪”的开发和投资。这个地区有一种特殊的奶牛品种Modicano,其奶制品可加工成特别美味的奶酪(Casizolu)。项目从对地区的草场维护开始,使牛奶具有了特别的新鲜独特的味道,能让人想起“木和树叶”的味道。在奶酪生产方面,LEADER提出以下几方面支持:提高制造工艺;确保食品安全;培训生产工人;建设完备处理设施;扩大营销渠道;与其他本地优质的产品(如蜂蜜、橄榄油、葡萄等)捆包销售;支持生产者通过各种形式销售渠道,供应市场需求。

b)爱尔兰诺福克湖区的芦苇和苔草项目

该项目位于爱尔兰的诺夫克镇,主要利用当地湖区地盛产的芦苇和苔草加工,供给畜牧业。LEADER在该项目中,只从欧盟基金中拿到了三分之一款项,另外大部分资金源于公共资本融资。人们看好该地区的草业加工的未来发展,有很多公共资本参与投资。这项项目也为爱尔兰的这个地区带来了新的就业机会,并解决了当地很大部分农民的收入问题。当地的LAG小组,利用苔草收割间隙,去其他各地巡回交流,介绍当地经营,结交合作伙伴。其合作朋友不断扩大,不仅更换和采购量新的苔草加工设备,还和欧盟环保组织建立联系。参与了“通过芦苇带来进行生态恢复和防洪设计的课题研究”。这意味着,这个地区从传统的草业生产,进入到环境产业和科学辅助研究的创新型过渡。目前的诺夫克镇已发展了生态旅游,当地人民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大大提升。这使得人们对这个地区的未来更加乐观。

c)希腊Kymi南部地区的产业复兴

LEADER也对萧条地区实行产业复兴措施。希腊的Kymi 南部地区,原本是个有许多小企业和服务业的乡镇。随着希腊经济萧条,该地区产业也一蹶不振,工厂停工,工人自谋出路,区域内人口也因经济不断下滑而不断减少。Sepra是当地的一个注册协会,主要业务是对当地的社区内部组织管理,并发动一些失业者再就业。于是,LEADER吸收了这个Sepra协会作为当地的LAG小组,并申请获得了2000-2006年的LEADER项目支持。 LEADER定制了该区域发展指导原则:建立一个愉快和安居的社区环境,振兴当地产业,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在项目进行过程中,基于尊重历史、利用自然和文化资源之间的相互作用,加强农村和周围城市地区的联系。经过几年发展,许多原有企业重新复苏,这个地区的社区内部功能也日趋完善。他们发展旅游和其他服务业;发掘本地特色产品,进行营销;恢复本地微小企业发展;并与俄罗斯和爱沙尼亚等邻国进行国际化合作;发展与邻近几个城市间的城乡互动活动。在LEADER的指导下,Süd-Kymi很快脱离了萧条景象,变为一处复兴的农村社区。

总结

从欧盟的LEADER项目发展演变过程、方法策略和案例简析中,可以看到:一个成功的农村发展策略,需要众多方面综合协调,需要地区与国家乃至国际层面协同,来整合资源、人力、技术和资本。LEADER项目从最初的区域性实验,到后来的三代发展过程,最终影响到欧洲共同农业政策(CAP),并变成欧洲农村地区发展计划(ELER)。笔者认为,其成功的主要原因可总结为以下五方面:

因地制宜:确定每个基准区域的范围,并根据各地情况发展,避免了千篇一律的政策带来的单一性;

互动参与:通过七大方法策略,融合动员民众参与,与政府和专业团队互动,区域互动,国际互动;

责任到人:利用LAG小组,选择每个地区的区域管理人,使得项目和当地的落实的执行有专人负责;

法律保障:LEADER的决策最终可以参与到地方性的发展政策中来,这即是“吸收民智”,也保障了其权威性;

多方融资:LEADER有欧盟基金会,社会公共资金和私人资本的多元融资渠道,既解决了资金问题,也在社会化范围内分享了项目收益。

最后,还要强调,LEADER是一个社会经济共同体,而非政治职能部门。欧盟国家的政府职能与社会管理是分开的。政府是国家机器,行使其行政职能。社会民间力量,可参与社会管理和建设,实现所谓“社会化自治”(Soziale Autonomie),从而将社会资源极大调动起来,以“行动联合”的LEADER系统,达到所倡导的“通过激发农村本身的潜力,改善农村地区的生活”的目的。随着自身系统的发展,其理论与方法也在不断发展完善,具体成功案例众多。未来还需逐步介绍。而若要借鉴这个发展策略,更加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深入分析,寻找具体解决途径。

阅读原文

编辑:刘星宇socialworkweekly.cn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社工周刊 » 宏论|欧盟乡村发展的一个成功策略:LEADER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